仲聿修 发表于 2011-6-8 22:50

仲医生是个很好的人

<p><font face="Verdana">仲医生是个很好的人<br/>2011年06月08日 09:56:05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br/>  <br/>  6月7日,宁波第六医院骨科一间病房。</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年轻女孩躺在病床上,逢人就笑着打招呼。</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女孩面庞清秀,只有掀开被子的一瞬,露出的左腿,要比右腿短上一大截,腿上细细密密的缝针痕迹和褐色的脓疤,像爬了只蜈蚣,让人忍不住心疼和爱怜。</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女孩叫胡石燕,23岁,重庆人。</font></p>
<p><font face="Verdana">  4年前,来到宁波镇海一家服装厂打工。</font></p>
<p><font face="Verdana">  “仲医生是我的主治医生,是个很好的人。”</font></p>
<p><font face="Verdana">  说到帮助过她的好心人,女孩眼神变得很亮。</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她说,8岁时,左腿被毒蛇咬了。当时做过一次手术,这是她记忆中最恐怖的一段:因为住在农村,每天,爸爸背着她到镇上的小诊所换药,左腿很疼很疼,脓止不住往外流。在长长的两年里都走不了路。</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女孩看上去蛮乐观,说起这些,脸上找不到一丝苦难痕迹,总是笑着,语速很快,说话时认真地看着对方。</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只有提起家人时,她觉得很亏欠。</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爸爸是6月3日走的,陪了我20天,不得不走了。他在广州云浮打工,每个月拿两千多块的工资,要养我们一家人。他在医院的时候,自己每天吃方便面,但到外面给我买饺子吃。</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弟弟上初三,马上就要中考。以前他上学时,就常常省零花钱给我买好吃的。我来宁波后,要做手术,和他聊QQ,他问我手术费要多少钱。我说可能要几万,他就说,我不要读书了。如果有钱,我会劝他继续读。</font></p>
<p><font face="Verdana">  “还有妈妈,现在想过来,可是家里还有哥哥和弟弟啊。我叫她别来,我在这里很好。”</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女孩先后已做过两次手术,现在没了工作,也差不多花光了所有积蓄。</font></p>
<p><font face="Verdana">  “2008年我在这里做过一次矫正手术,把左腿稍稍拉长了些,花了三四万。</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后来回家休养,但骨髓炎还是没好,仍然会流脓。我们全部家产也就2000多元,没有钱做手术,今年5月份,仲医生知道了我的情况,给我垫付了15000元手术费,做骨髓清洗手术。</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爸爸回广州以后,我一个人住院、吃饭、上厕所很不方便。仲医生还给我请来一个阿姨,每天过来护理。需要帮忙的时候,我只要拨一下阿姨的电话就可以了。</font></p>
<p><font face="Verdana">  “除了仲医生,还有爱心同盟的好心人。前几天,我认识了乐叔叔,我不知道他的真名,他说叫他老乐就好了。他给我塞了一些钱,昨天是端午节,还给我拿来粽子。他问我想吃什么菜,我说酸辣土豆丝。“没想到他回去以后,就三天两头有叔叔、姐姐来看我,带来我爱吃的川菜,他们说自己做的。好开心啊!</font></p>
<p><font face="Verdana">  “不过第一天酸辣土豆丝吃多了,身上过敏,医生建议我还是不要吃刺激性的好。</font></p>
<p><font face="Verdana">  “我说了句一个人躺在床上没事干,他们就给我带来了杂志,有《知音》,哈哈。”</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女孩口中那位好心的仲医生,是小儿骨科的主任。已经工作26年,在第六医院也呆了8年,他帮助过的孩子不少,有的是他自己在帮,也有的是以科室、医院名义。</font></p>
<p><font face="Verdana">  “贫困的、病情比较严重的,大概有七八例吧。”说起这些,仲医生轻描淡写,“出过多少钱一时说不上来,也没去细数过。在我们科室,贫困孩子见得太多了,我自己也有个9岁的小孩,看着他们可怜。我也只是随手帮帮,没什么可说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在帮。”</font></p>
<p><font face="Verdana">  护理胡石燕的阿姨,每天70元,仲医生帮掏了。</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已经做过两次手术了,这次手术后,胡石燕的腿能好起来吗?</font></p>
<p><font face="Verdana">  仲医生说:“2008年我就接手给她治疗。她的左腿要比右腿短12厘米。出于她的经济情况及病情,我建议她做分期手术,也就是这样两次。她的左腿是因为被毒蛇咬后,两年里没有及时治疗,得了骨髓炎,后来慢慢变形的。</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第一次手术是腿骨拉长,这次是做植骨,治疗费用大概1万-2万。骨髓炎是不能痊愈的,但如果控制得好,就没有事。这次手术完后,骨髓炎基本可以控制住,但两条腿能不能一样长,不能保证。</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她的病十几年了,已经成了慢性骨髓炎,以后会不会复发,也得看她的身体状况。</font></p>
<p><font face="Verdana">  “我们科室里也在商量,等她好起来了,给她介绍一份工作。”</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爱心同盟</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创建于2008年的这个爱心团体,从最初的10人,到现在实名登记的已经有1700人。</font></p>
<p><font face="Verdana">  他们中,有学生,也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活跃在爱心同盟的QQ群里。平时,只要有谁需要帮助,就在东方论坛上发帖,然后在群里吆喝一声,约好时间。“爵士乐”说,做好事不想留名,所以,他对外总是以网名称呼。</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爱心同盟群的口号是“爱心传承,你我同心”。对此,“爵士乐”解释,就是将“爱送给你我他,用爱去温暖那些需要的人们”。</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爵士乐”说,到昨天为止,<strong>已有好心人捐了4000元,其中有1000元就是仲医生捐的。</strong></font></p>
<p><font face="Verdana">  爱心同盟在东论上发帖</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帮2条腿长短差12厘米的困难女孩</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在送菜给住院的孤寡老人过程中得知一位非常困难的女孩。</font></p>
<p><font face="Verdana">  她叫胡石燕,今年23岁,来自重庆,住在宁波第6医院住院部13楼3床,2只脚长短差12厘米,骨髓炎,唯一经济来自爸爸在广东打工每月2000不到的工资。</font></p>
<p><font face="Verdana">  这次治疗,胡石燕和爸爸知道这脚已经是不能等待了,骨髓里面已经发炎,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来更多的资金,拿了全部家产2000元到了宁波第六医院。<strong>第六医院的仲医生自己垫了15000元。</strong>医生说现在骨髓的冲洗费用大家募捐得差不多了,等待的是接骨手术费用,大概需要2万左右……</font></p>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仲医生是个很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