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0 13:27

先入为主及后来认识上的转变

      我是2007年加入仲氏宗亲网的,接着也就结识了在网站上仲浅村的人,进而知道了2008年有纪念老祖宗诞辰的活动,并约了我老家的一位叔叔在徐州会合一同前往,同时还带去了我堂弟仲兆林300元,三人合计900元的捐款,因我们是沭阳分支,捐款是随着他们一起捐的,也因为捐款的人名要刻在碑上,所以捐款的金额和人名要提前上报给仲浅村的,到了仲浅村后,我看到沭阳族人共去了一百多人,捐款总计七万余元,占总捐款一半左右,见到了之前在网上交谈过的好多仲浅及之外的族人,到河堤上遥望过仲林,到仲府里看到了伟铸,伟铸一边让我们上座,一边给我们敬烟倒水,那时我对伟铸很敬佩。以一个“翰博后代”的身份,远离故里,将自己的晚年贡献给祖庙,过着清苦的生活,,,,晚饭是在村上小饭馆吃的,菜我也不说好差,只听我叔叔说一句:都说山东人能喝酒的,来一趟不管酒好孬,都没喝好,我是天天喝酒,但不喜欢多喝的人,我就说,那么多人,那能照顾得到呀,同桌的人也互相不熟,喝酒当然没兴致了,后来听说,招待分为几个档次的,有的在济宁住星级宾馆,有的在镇上招待,因为沭阳的一百多人当晚就去河南的,没在仲浅吃晚饭,我想余下就没多少人了,也好招待了,,,,,
      说真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各地的本家,精力全放在互相问候和聊天上,对吃喝住没放在心上,第二天下午我们就跟着赣榆的族人一起回去的,在那住了一晚,受到了热情招待,第二天上午我回南京了。
   到了南京,上到宗亲网上一看,热闹了,参加活动的人在谈感受,没去的人也听的津津有味,不时的问这样问那样,记得当时说的最多的是厕所和院内石碑乱放的话题,环境卫生没有一点搞过的痕迹也是发帖子的一个主题,接着就是仲浅内部报导出来招待等事情,事前说事后会公布捐款及开支明细的一直也没看到,跟着就是仲浅内的人在网上互相攻击的言词,谩骂的话也接连不断,马甲也层出不穷,一时间宗亲网也被搞得暗无天日,那时我在网上也发了不少帖子,消耗不少精力,也消磨了不少时间.也将仲浅在我心中高大的形象消磨掉了一些,正如有人说:仲浅的水不浅,可以说从那时我也有了这样的认同,否则不会对这话记得清楚.
      仲浅村是一个有几千人口的村子,村中大部份都是姓仲,不知是为了修《仲里新志》还是为了搞纪念活动成立了庙委会,听说都是村中老人组成的,后来听说庙委会的地位很高,都不怎么买村两委的帐,这些话在网站上应该不是我一人听到的,也正因为修《仲里新志》,不知怎么仲崇义和庙委会结下了仇怨,也因此,2008年的纪念活动分为濮阳和仲浅两地举办,因此种种原因,从此庙委会不但和仲崇义搞僵,因仲伟铸等人声明退出仲研会,庙委会也和仲研会对立起来了,,,,,,,,,.(未完待续)

仲梦一(盱眙) 发表于 2012-8-10 14:16

后来听说,招待分为几个档次的,有的在济宁住星级宾馆,有的在镇上招待。怎么可以这样待客呢?假如换位一下,你心中会好受吗?

仲维欢(淄博) 发表于 2012-8-10 15:08

没去过,不了解。但也要理解,人多了,难免照顾不周全,什么事都搞的很细,还不把人累死?
把人分为三六九等就不对了,都是姓仲的人,不管当官要饭的,应该平等对待,不能搞势利眼。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0 16:04

将我所经历的写出来,也让族人了解一下以前的事

仲伟利 发表于 2012-8-10 16:21

仁爷说的句句属实,当时恰逢我也是当事人。。。。
住高级宾馆的的确有。这个事情也正是我们回赣榆的第五天晚上,有个自喻是仲浅“组织者”的人打电话告诉我的,并且告诉我许多内幕。让我本来对北京仲大军的钦佩顿时“土崩瓦解”!从此让我对那位仲大军做出的任何的举动表现出“不屑”。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0 18:36

后来听说住宾馆的没有捐钱,而我们捐钱的住农舍,想想也很有意思的。

仲梦一(盱眙) 发表于 2012-8-10 19:05

本帖最后由 仲梦一(盱眙) 于 2012-8-10 19:12 编辑

{:soso__4695784465909276308_2:}

仲维宜(山东) 发表于 2012-8-10 20:01

恭耳细听仁爷道来,温故而能知新。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0 21:35

在宗亲网上不久,就结识了仲浅的跻桓,交谈中得知他是仲浅的第一位大学生,在济宁监狱工作。看他说话文明,一口一个“大叔”的叫着,让我顿生好感,加之人家是大学学历,政府部门工作人员,使我这个没有学历、没有正规工作的农村出生的人,顿感比他矮一截的样子。随着我们交流越来越多,互相也不断的了解了,我向他讲了自己的家庭、子女等各方面的情况,他也和我讲一些家中的事,真是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随后他和我说起仲浅的一些事,知道了仲浅是我们十七代祖之后的居住地,知道那有祖庙及建祖庙的历史情况等等。也说了要举办老祖宗诞辰2550周年的纪念活动,并说举办这次活动的难处,说布置会场、整治场地都要人手,村上的人都不愿意义务劳动,捐款的钱又没有到位,都是他利用星期天和休息时间从济宁赶回去忙的。1994年我还在淮阴老家,那时沭阳去人到我们那里说要修家谱,说每人4元的费用,那是没一家不给的,还组织几批人带着沭阳的人到我那周边有本家的地方去登记,也是义务劳动,各人都积极参与。听说仲浅的没钱就不肯参与,感到从1994到2008,十多年下来,人都有经济头脑了。不管怎么说,仲浅是我心目中的圣地,相当于中国人眼中的延安,因此我是如期的前往仲浅参加了活动。见到跻桓,虽然他个头比我矮了好多,但也没降低他在我心目中高大的形象;还有他在活动中忙前忙后、不辞劳苦的样,更增加了我的好感,加之他到南京出差,我们又相聚在一起,畅饮深谈,更使我俩到了亲密无间的地步.
   2009年仲磊去仲浅,也与跻桓见了面,谈到了组建网站的事。仲磊去之前,也和我说过这想法,因我和仲磊在仲浅见过一面,在宗亲网上我们聊的也多,跻桓和我说也有这想法,结果三个人又分别邀请了几位,还真将华夏仲氏网搞起来了。网站建立之初,我们八位版主也真是百般呵护,晚上经常讨论怎样才能提高人气,吸引更多的宗亲参与进来,一开始基本上是每个星期六晚上都要讨论一次,总算人气也慢慢的上来些了,每天在看有几个新注册的会员,每天在看发了多少帖子,,,,,;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小矛盾也出来了,接着就是2010年5月1号海安要召开会议的事,因为之前跻桓和我说过仲浅和崇义的事,所以在会议之前我一直在做跻桓的思想工作,其实当时我对仲研会也是不了解,但我的观点是一切要从大局着想,抛开个人恩怨,大家坐到一起,有话慢慢的说,事情商量着办,结果我怎么说也没有作用,庙委会还是没有去参加会议,,,,,,.(未完待续)

仲昭固 发表于 2012-8-11 07:01

8

仲昭固 发表于 2012-8-11 07:08

9

仲昭固 发表于 2012-8-11 07:16

仁爷抓紧续,我看看里面有多少玄机,让族人都了解仲浅某些人的素质和为人。

仲伟利 发表于 2012-8-11 07:26

    错就错在:搞个网站,区区三两千还要八个人凑钱,搞的个个都像太上皇(还美其名曰:八大金刚),都想独揽朝政,任人唯亲。把个仲磊弄的左右为难,说不了这个,打不得那个。封个个把扰乱宗亲感情、在网站恶毒咒骂宗亲的个别人的IP都要被埋怨半个月。有的甚至还拿那几百块钱说事,貌似他拿了多少钱出来,网站就得有多少是他自己的。把个虚拟的网站看成是个股份制的企业,自己就是“理事”和“股东”,不管对不对都得听他的。。。。打个比方,汶川地震你捐了几千块钱,以后汶川要有什么大事小事,当地政府是不是都得找你汇报啊?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1 08:09

伟利形容得对,真象股份制企业,如果以这样的方式说事,那小股东想控制公司也不合逻辑吧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1 08:14

仲昭固 发表于 2012-8-11 07:16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仁爷抓紧续,我看看里面有多少玄机,让族人都了解仲浅某些人的素质和为人。
也没有多大玄机,说白了就是网站的走向问题,仲浅大多数人还是有大局观念的。

仲跻明(潍坊) 发表于 2012-8-11 08:19

看了兆仁叔的帖子,很有感触,一是不论捐款多少、不论辈分高低、不论官职大小,在招待上分三六九等我感觉值得商榷;二是仲研会与庙委会、仲浅村与仲崇义之间的关系,难道就没有一个切入点,既然都是为了发展、挖掘、弘扬仲子文化,何必生出那么多不和谐的音符呢?

仲梦一(盱眙) 发表于 2012-8-11 08:30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0 18:36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后来听说住宾馆的没有捐钱,而我们捐钱的住农舍,想想也很有意思的。

      唉!戏剧性,讽刺性、挖苦性,可能是主办方故意这样对待住宾馆的人,可能主办方的当时心理是:我们都这样招待你住宾馆了,你临走时能真的不捐钱吗?我估计当时住宾馆的人,他们如果捐了钱,心里还平衡点,如果没有捐的话,主办方心里就不舒服了。心里话:我们这样招待你们,你们就这样白吃白喝白住地拍拍屁股掸掸灰的走啦!这就叫:待遇越高,负担越重。

仲梦一(盱眙) 发表于 2012-8-11 08:36

仲跻明(潍坊) 发表于 2012-8-11 08:1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看了兆仁叔的帖子,很有感触,一是不论捐款多少、不论辈分高低、不论官职大小,在招待上分三六九等我感觉值 ...

    明叔说得对,既然都是一家人,为什么要用两种眼光去看人呢?仲研会与庙委会、仲浅村与仲崇义之间的关系,难道真的就成敌我矛盾了吗?

仲伟利 发表于 2012-8-11 08:37

俺叔,仲研会与庙委会是没有矛盾冲突的,仲超宗亲既是庙委会的委员,也是仲研会的常务理事。仲浅村领导多次应邀参加仲研会的会议,说明也是顾全大局的,由此看来唱反调的不过就是那几个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好事之徒搞出来的!

仲天惟(莱阳) 发表于 2012-8-11 08:38

2008祭祖是谁举办?

仲跻明(潍坊) 发表于 2012-8-11 09:10

仲天惟(莱阳) 发表于 2012-8-11 08:3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2008祭祖是谁举办?

好像是仲研会在大连会议上倡导的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2-8-11 11:24

      在要召开2010年5月1号的海安会议之前,我和仲磊好多时间都在聊这个话题,对是否去参加这个会议一直在犹豫不决。本来我也想去看看的,后来因为要去上海,最后商定仲磊前去参加海安会议,目的是借这次会议扩大网站的知名度。说实在的,在那之前我对仲研会也不怎么了解,加之有人作些反面宣传,使我有先入为主的感觉。2009年下半年,跻玉、伟进、崇如一行来南京找我,还是伟进招待我的,当时我的心理是:如果他们不是仲研会的人,肯定是我来招待他们,,,,,海安会议情况在网站上及时的进行报导,当时也闹了点小风波,但马上也就平息了。那次会议仲浅的由村两委的仲跻来带队,一同去参加会议的还有崇荣、崇民、仲超等人。那时在我心里的天平中,还是庙委会的份量稍重点的,也是考虑到网站的生存和发展,因为跻桓在网站中很有地位的,别人推荐的版主要他同意,他推荐的版主就得用,他发的帖子人家要是不跟帖而跟别人的帖子也会有意见,文章加精华是各版主都有的权限,为此稍不满意的也会提。但为了网站,我在调解着,说实话,从那时起我对跻桓的看法有些改变了,心中那高大的形象在慢慢的降低,一是没有促成前往海安参加会议,我说:海安会议毕竟是有全国各地的宗亲前来参加的,即使崇义有不好的地方,不代表仲研会成员都不好,你们不去是你们的事,去了没人理睬,没人尊重那就是他们的事了;二是在网站有的也处理不当,有几次他发的帖子有不文明的,有不妥的被我提醒说这有损他的形象后删掉了,加之后来新疆谱的出现,“伪大宗”一词的出笼,更是将他内心深处暴露出来了,说白了就是想保住庙委会在全国族人中的“至高无上”的地位,我说这个地位不是保出来的,不是抬出来的,是要做出来的,也因此气得他一度退出网站。过了一些时日之后,经众人的劝说又回来了,(近来我才发现,好象跻桓不是庙委会成员,如是这样,那他最多只能算是庙委会里某些人的代言人而已)。之后网站虽然风雨不断,总的还是没有大风大浪,,,,。
      今年的海安会议可以说是家族中的一次盛况空前的大型会议,会议的方方面面都有报导,网站的作用也得到了全国族人的认可。需要说明的是:仲磊在这次会议前后,只是在帮忙,会议日程、参加会议人员不是他有权定下来的,因此有的宗亲没在会议邀请之列,请不要责怪仲磊,也不要对主办方有意见。而在会议后发生的一切事情各位也都看到了,为此我也写过《矛盾的焦点所在》的文章,有人说这次会议是“洗脑会”,我认为就是洗脑,也没有人为的,而是被亲情所洗,被会议的内容所洗,洗出了多少个愿为家族事业贡献力量的头脑来,我的头脑也被洗了,洗去了以前对仲研会的误解,对仲研会有了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洗出了愿为仲研事业多作贡献的新观念。

仲伟利 发表于 2012-8-11 13:55

洗出了多少个愿为家族事业贡献力量的头脑来,我的头脑也被洗了,洗去了以前对仲研会的误解,对仲研会有了一个认识上的转变,洗出了愿为仲研事业多作贡献的新观念。
这句话好!有份量!

仲伟进(淮安) 发表于 2012-8-11 20:56

仲伟利 发表于 2012-8-11 08:37
俺叔,仲研会与庙委会是没有矛盾冲突的,仲超宗亲同时都是庙委会也是仲研会的负责人。仲浅村领导多次应邀参 ...
说的非常正确。

仲伟进(淮安) 发表于 2012-8-11 21:03

仲伟利 发表于 2012-8-11 13:55
洗出了多少个愿为家族事业贡献力量的头脑来,我的头脑也被洗了,洗去了以前对仲研会的误解,对仲研会有了一 ...
是各位宗亲真诚所致,是族情、亲情、血浓于水所致,是我们仲氏家族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所致。

仲梦一(盱眙) 发表于 2012-8-11 22:20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让时间和历史去证明这一切吧!我有幸也参加2012年的海安会议,都说在“洗脑”,我到没有嗅觉到,只是感到其亲情、其热情是无与伦比的。我也曾多次参加过全国大小研讨会、笔会之类的活动,从没有一个比仲氏的海安会议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会议盛况和实况,在这里我就不加多缀了,我在会后也写了一些报道和图片,并发在本网站,和大家一起分享过。

仲华为(龙口) 发表于 2012-8-11 23:45

兆仁爷说的太好了!深深地感动着我。

仲跻明(潍坊) 发表于 2012-8-12 06:56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是时间问题,一时间可以假乱真,但时间长了,狐狸尾巴必然显露。相信人间总有真情在

仲兆仁(淮阴) 发表于 2014-12-14 11:07

最近想写一篇:"加入仲研会的体会"的文章,所以找出以前写过关于这方面内容的帖子看看,还是回味无穷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先入为主及后来认识上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