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磊 发表于 2014-1-10 17:57

关于所谓“家族组织”的谈话

  最近有位好心的人(年龄与家父相近)受托给我做思想工作,为方便大家阅读,我以问答的形式介绍如下。
某:某某等人有头有脸有势力,你应该主动听他们的号令,而不是跟着仲研会跟着仲跻和混。
磊:作为党员,你应该听谁的号令?
某:当然是听共产党的。
磊:我是仲研会会员,那我是不是应该听仲研会的?
某:但是我们这边只听某某的。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组织,一个头领。
磊:我从来没说仲研会是家族组织,也没有说跻和老太是家族头领。政府也不会容忍出现这种事。仲研会是研究学术、为修谱服务的,不是骑在族人头上搞家族统治的。谁搞家族组织,就是跟共产党对着干。
某:他们都说仲研会是专门骗钱的,崇义捞完钱,现在是跻和捞钱。你不能上当,帮他们骗这个骗那个。
磊:那是胡说八道的。证据呢?是谁说的?谁瞅着了?谁的钱被骗了?造谣是犯法的。
某:你毕竟是我们这边的小孩,得维护某某呀!
磊:我不是一根筋地维护谁,我是对事不对人。仲研会、崇义大爷、跻和老太既然做的是研究老祖、续谱修志的好事,我为什么不支持?这跟某某有冲突吗?
某:你跟仲跻和近,还是跟我们这边近?
磊:现在不是说谁跟谁近的问题。刚才我不说了吗,仲研会不是搞家族的,是做事业的,谁跟我近,我就不讲原则地听他的?
某:我还是那句话,人家有头有脸,有权有钱。
磊:是个人都有头有脸。有权有钱怎么了?还能拿刀架我脖子上叫我听他的啊?谁给他的本事和胆子?
某:你瞅着吧,仲研会,什么名堂也弄不出来,反正我们这边不听他的。
磊:仲研会从来也没要求别人听他的呀!你也得有点主见,我们村的人是归赣马党委政府领导的,某某不是我们的上级。他们是势利眼,是在利用你,你要不是**,他们有正眼瞅你吗?他们平时怎么不找我们村的老光棍喝酒呢?他们还是看谁有权,谁有钱。利用完了,也就没价值了。
某:(沉默不语)
磊:我参加仲研会,不为别的,就为了学习、研究,做点事。谁不知道在家陪着父母老婆小孩好啊?谁不知道挣钱好啊?
某:听说仲跻和给你封了个秘书长?他也不跟我们这边的人打招呼,是不是目中无人啊?
磊:某某既不是我的家长,又不是我的上级,为什么还得跟他打招呼?说来说去,不还是想当家族领导吗?有自封的吗?
某:仲跻和当理事长经过谁同意了?他能领导我们这边吗?
磊:亏你还是党员,连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啊?如果让你当县委书记,是不是还得让国民党同意?跻和老太担任的是仲研会的理事长,是由会员代表选出来的。仲研会只能领导会员,没有权力领导家族。他不是仲氏家族的头,共产党也不允许有家族势力。一样的道理,我不是某某那个班子的人,他也领导不了我。
某:你这小孩啊……(说罢,端起杯子走了)

仲伟彦 发表于 2014-1-11 23:11

这是一场红与黑的对话,最后以黑方的无奈离去宣告结束。

仲怀虎 发表于 2014-1-12 09:55

仲磊说的对,我们仲研会一直都不是家族组织,就是做研究为家谱服务的。我永远和仲研会保持一致。

仲伟利 发表于 2014-1-12 20:41

磊磊说的情况属实,虽然我没在场,但是其他的村领导跟我说了。你们的对话看出,这个人甘心帮那伙人卖命,充当打手,威逼利诱让你屈服。那帮势利眼哪里会想到,你是个有信仰有人格,也是干实事的人。跟着跻和叔干怎么了?犯了什么法律的哪一条?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他们当官是不是上瘾了?还想骑在姓仲的头上啊?还有一件事,对你进行教育的那个人,跟庄里人说某人就喜欢自己说了算,吃吃喝喝,还说某某人的老祖不姓仲,而是跟着老仲家的人雇身子改姓仲,外边有小老婆。怎么在你面前又充当起他们的同路人了?他们要是知道了,还不骂死他? 黑鱼真黑,老贼真贼!我今晚没喝酒,说的也不是酒话。不服来辩!

仲天惟(莱阳) 发表于 2014-1-12 21:13

不发表任何意见

仲兴华 发表于 2014-1-13 10:38

我完全同意仲磊的话,也同意他对仲研会作出的定位。我不是仲研会的会员,但我认可仲研会这些年来为仲子研究和仲氏家族做出的贡献。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机关公务人员,我必须谈一下我的看法。
一、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而不是其他组织。
二、搞宗派活动、家族组织,是法律法规明令禁止的。
三、包括仲氏族人在内的全国人民的上级,只能是党及其领导下的人民政府。
四、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是用来为人民服务的,而不是拿来炫耀,当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官老爷的。
五、你只能领导你的下属,而不能领导其他人。
六、依靠血统和支系的远近来站队,这是典型的拉帮结派。
七、个别人因为种种原因对仲研会有误解,不能以讹传讹,有关人员要调查研究,用事实说话,而不是人云亦云,听风就是雨。
八、仲研会正在从事的仲子研究和家谱续修,是一项光荣的事业,有利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作为仲氏族人应该放眼全局,踊跃参加,而不是自成一统,各自为政。老仲家经不起折腾!

仲超(仲家浅) 发表于 2014-1-13 10:40

崇春叔又耐不住寂寞了,您的好歹我早已明了,08年在老家参加老祖诞辰典礼前夕,您就自称赣榆仲氏负责人,您真的是负责人吗?

仲丽(新泰) 发表于 2014-1-13 10:44

我真怀疑是靠溜须拍马当上的官,不领导别人还不习惯吧?有权有势就高人一等了吗?是狗眼看人低吧!我们支持仲研会!

仲梦一(盱眙) 发表于 2014-1-13 11:06

“道不同不相为谋”。跟这样的人讲大义是对牛弹琴,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仲伟利 发表于 2014-1-13 12:42

跟磊磊谈话的人,只是一个可怜的应声虫,不可恨。可恨的有的人退休了,生怕别人不拿他当回事,就搭了个草台班子当山大王,吆五喝六的,意思明摆着:瞧,我还是有权!他手下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不是铁板一块,说白了是互相利用,利用家族资源揽活干,然后退休干部们一毛不拔,动不动让你掏点钱,说好听了叫奉献,实际是拿你的钱给自己脸上贴金!只是一些人蒙在鼓里,骑虎难下罢了。如果你们真是干好事,叫我砸锅卖铁拿钱我也愿意。话又说回来,只能他们修家谱,别人就不能修吗?跻和叔,仲研会,已经宣布不收族人的钱,家谱内容还详细,我不相信仲研会连他们修的还不如。不要认为沭阳族人对他们客客气气的,其实人家心里也看不起他们的心胸狭窄,不过出于某种原因跟他们互相利用!

仲跻明(潍坊) 发表于 2014-1-13 15:37

跻和理事长的夫人说过:仲磊是老祖赐给老仲家的宝贝,是为老仲家修谱而生的。
希望赣榆一些族人像其他地方的族人一样,端正心态,把眼界和心胸放宽,关心仲磊的成长,支持仲磊为仲研会和《仲子世家谱》努力奋斗,这样也是你们赣榆仲氏的贡献。

仲崇伟(阜新) 发表于 2014-1-14 10:22

有权有势不等于就有素质。你有权有势,就想垄断一切,别人就得听你摆布,怎么越看越像黑社会??手伸的太长了吧!

仲跻和 发表于 2014-1-14 15:24

仲磊你受委屈了,是我的责任!
我有义务保护好你,对你,对你的家人,对崇义,对兆峰长辈,对仲研会和族人都有个交代!
众人拾柴火焰高,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仲研会没有家族管理权,其他民间组织也是一样!仲研会正在做的事,欢迎族人监督!我问心无愧!
如果赣榆那部分族人对仲研会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叫上崇波和仲磊,一起过来友好交谈,我热烈欢迎!
如果你们能把仲研会办好,把仲子世家谱修好,可以加入仲研会,然后重新开会,选举你们来当这个理事长,我出钱!

仲春(徐州) 发表于 2014-1-19 17:41

磊子您一定要养好身体、有的人就是不想看到仲研会好。方便联糸我。15996958199

仲维宜(山东) 发表于 2014-1-21 08:34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仲崇文(赣榆城西) 发表于 2022-3-10 12:57

个别人的思想,不能代表我们赣榆仲家人!

仲国蔚 发表于 2022-3-10 15:02

支持仲磊

仲伟祥(五莲) 发表于 2022-3-10 15:13

旗帜鲜明@仲磊(75代,江苏赣榆) [强]

仲伟祥(仲家浅) 发表于 2022-3-10 15:57

仲磊你做的对,是老祖的子孙,我97入会的老会员,同崇义关系很融洽,我是仲浅九城祖的子孙我遇到你这种情况,坚决支持崇义领导仲研会!现在跻和叔领导仲研会受到族人拥护,大量事实证明是我们的核心,我们的主心骨。老伴身体不好,有时间我也想写点什么,向全国族人说明历史真象,正义战胜邪恶,老祖的精神我们要发扬光大!

仲伟祥(仲家浅) 发表于 2022-3-10 16:05

赣榆老会长仲伟习,很有正义感,我俩关系很好,仲磊是他培养发现的人才,实践证明是对的!

仲伟欣(赣榆) 发表于 2022-3-10 16:08

其实也真是无趣,对于家谱努力研究认真工作的年轻人,何必这样打击呢?研究家谱、续修家谱本来是一项复杂艰苦而无味的工作,应该赞扬,何必这样?某某人本事,你来去研究调查全国仲氏家谱。有本事当国家大干部,可以骄傲,非要攻击仲研会及为此做出贡献的人。是何居心?

仲临生 发表于 2022-3-11 11:47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修好仲氏家谱,才是大事,正事。支持仲磊!你为续修仲氏家谱做出了大贡献,家人们有目共睹。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所谓“家族组织”的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