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氏之中兴祖36代仲文 看全部

      公讳文,先贤仲子第36代孙。
      查光绪三十年仲家浅《仲氏族谱》:文,博学强识,丰裁焕然。唐开元间,贺知章令任城,见而异之,因询其家世,文告以避兵迁任。贺公叹曰:“以贤人之后而流落吾邑,下同编氓,良足慨也。”遂为建庙,以文主祀。此任城庙祀之始。
      查仲于陛“增损”版《仲志》:文,业儒自守。开元七年,贺公知章令任城,见文而异之,询其家世之详,文具避兵迁任之始末以对。贺公叹曰:“以贤人之后而流落吾邑,下同编氓,亦足慨也。”遂为建庙于横坊村,裨奉祀事,悉復其家焉。此任城庙祀之始,后人号为“中兴祖”。
      查新疆前贤所存之元末明初济宁州仲家浅村《仲氏族谱》:公讳文,业儒自守,博学强识,丰采焕然,以卫侯嫡裔,掌仲氏族事。玄宗时,贺公令任城,见文而异之,因询其家世,文以汉时自卞避兵迁任事告之。贺公叹曰:“以贤人之后而流落吾邑,下同编氓,良足慨也。”遂为卫侯建庙,遣文主奉祀事。是为仲氏中兴祖。且说横坊村庙有中兴祖祠。

     

      以上三段文字的内容基本一致,下面说说不一致的地方。


      首先是时任任城县令的名讳。新疆谱仅尊其为“贺公”,未提及名字。后世之人误以为是大诗人贺知章。揆诸史实,贺知章未有“令任城”之履历,其族弟贺知止尝为任城令。
      新疆谱、《仲志》均提到,仲文是仲氏的“中兴祖”,这的确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因为在此之前,横坊村无仲氏家庙。贺知止前辈为卫侯子路建庙后,横坊村仲氏终于可以在庙里祭祀先祖,家业中兴。而且从新疆谱的记载来看,此文提到“玄宗时”,并没有说“唐玄宗时”,可见此文作于唐朝中后期,后人为了纪念中兴祖仲文,于是在横坊村家庙里专门建了“中兴祖祠”。对于这个称谓,明末清初的仲家浅村仲于陛前辈也是尊重和认可的。
      可是到了清朝仲家浅翰林院五经博士编纂的《仲里志》、《仲氏族谱》,把36代仲文前辈的“中兴祖”抹煞了!历经重修的仲家浅村仲子庙,把仲于陛前辈作为“中兴祖”,这倒可以理解,我们也予以尊重。若不是仲于陛前辈,《仲里志》、济宁《仲氏族谱》的编纂者也不可能堂而皇之的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但是,他们倒把首位主持任城庙祀的36代祖仲文老前辈给忘了!这一点,我们仍然可以理解——因为仲家浅村的翰林院五经博士一族根本不是仲文的后代。仲文的祖父仲在,是仲孝俊的正妻陈夫人所生,今南宗仲氏、常熟仲氏、仲浅村东西北三支仲氏皆为仲文的后裔;仲家浅村的翰林院五经博士的先祖仲有,是仲孝俊的侧室孟夫人所生,且比其兄仲在小八岁。当然在现在看来,正妻、侧室所生子女都是完全平等的,可是在宗法森严的封建社会,就不是这回事了。

  • 2楼 仲飞
  • 2010-10-24 13:25

看看,了解一下

  • 3楼 仲飞
  • 2010-10-24 13:30

这样的研究,有点意思

原来中兴祖祠是纪念仲文建的,彻底明白了。

    这么说吧,36代仲文老祖是横坊村仲氏及此后播迁族人的中兴祖,而61代仲于陛前辈是仲家浅村翰林院五经博士一族的中兴祖。我们都理解和尊重。
    但是,对于文祖是中兴祖的史实,长期以来都不为人知。所以,应该好好宣传!

    至于仲伟,你提出的问题,我要说一下。《仲里志》、32本谱,我们是不能否认其成绩和贡献的。但是其中的错误之处,我们是不能继承和沿袭的,必须实事求是地予以纠正。相信49代虔祖在天有灵,他老人家不愿意看到自己真正的祖宗被掩盖了。
    “篡改世系也好,伪造家谱也好,这又怎么样?”这话说的很不地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你那边的家谱有篡改、伪造的成分。
    “你把历史还原了,对仲家有什么好处吗?”当然有好处啦!至少可以促进仲氏的团结,还历史一个公正和清白,不让个别人背负“数典忘祖”的罪名。这也是对先人的孝。如果面对历史事实仍然无动于衷、一错再错,任凭你在祖坟、祖庙给老祖磕多少头、上多少香也无济于事。

兖州的仲崇昆,您是谁!弄个马甲账号在这瞎摆划!留个QQ还是别人的!您的具体登陆地址也不是兖州!我就不说您什么了,免得控制不住情绪又要开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