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阳仲照举警官坚持九年为民雪冤 看全部

  胶东在线网3月15日讯 (通讯员 李伟 董世明) 2011年2月22日,莱阳交警破获一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积案,将开车撞人致死逃逸九年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抓获,还受害人家属一个公道,受到人们的交口称赞。

  案发

  那是在2002 年1月10日,当晚20时左右,莱阳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接路人报警称:在204国道莱阳保安公司门前处路段,有两辆二轮摩托车相撞,两人受伤。等交警赶到事故现场时,只发现一有车牌一无车牌的两辆撞坏的二轮摩托车。从现场情况看,无法判断两车的行驶方向和双方责任。两驾驶人已送莱阳中心医院救治。

  勘察完现场的交警到医院了解到:医院的救护车一车拉来两位伤者,其中一位伤情较重直接送ICU重症室抢救;另一位到院后,虽然也受伤流血走路不稳,但这人从担架下来到急诊室之前说到卫生间一趟,谁知再也不见人。医生护士忙于抢救重伤者,没当场确认那人的具体身份,只隐约记得是一20岁左右的男青年,身穿黑色皮夹克,

  后来,那位在重症监护室伤者因抢救无效于第二天死亡。

  此案是一起一死一伤的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那个消失的人很可能就是肇事者。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这人。

  追逃肇事人

  事故中队立即成立了“.1.20”事故专案小组,由接案民警组成。同时,为加强追逃力量,将破获多起肇事逃逸案的仲照举警官调整到追逃小组。

  办案民警首先确定了有牌车人的信息:莱阳人,姓盖,男,36岁。

  在查找无牌车时,民警可是费了心血。因为无牌,而且车辆只有5成新,要查到这辆车的出处难度相当大。民警用了最原始的找寻办法:查找同类车的售卖记录。

  民警到莱阳的几十家售卖摩托车商店一家一家地查,到了专卖店,翻出每个店的购买登记信息,当时大部分专卖店都没有电脑记录,民警只得象大海捞针般的一条条查阅、一本本翻阅这些手写的记载不全的购买信息。

  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查了几十天后,民警在这些浩如烟海的记录里,捕捉到一个批次几十辆购买与现场无牌摩托车同车型人的记录资料。

  民警把这些信息记下来。在公安局户籍科和各相关镇处派出所的配合下,一家一家走访验证,一个一个排除嫌疑。时间到了2002年的4月中旬一天,终于确定了肇事无牌摩托车为莱阳团旺镇的刘某所有。

  查刘某

  但是当民警到刘某登记住所的团旺某村时刘某却不在家。走访邻居得知:这个刘某没有妻子家人孤身一人,也不知道他平常都干什么。走访刘某的亲戚后含糊地说刘某可能在城里干,但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干什么。

  追逃民警在城区的建筑工地、装卸沙子砖石、贸易搬运等多个场所找寻调查,还真找到了租房住的刘某。刘某证实:现场无牌摩托车是自己买的,因为骑行时老掉链子,就在案发几天前送给他的一个亲戚、开摩托车维修部的崔某(男,时年20岁,团旺镇某村人)让其修理。几天后刘某去骑车时,崔某竟然未经同意就私自将摩托车卖了,所开的维修部也随之关了门,此后这个崔某神秘失踪,买车的钱也没给,刘某还一肚子火找他呢。

  综合种种迹象说明:这个崔某有肇事嫌疑。民警将崔某列为重点追查对象。

  主攻崔某

  就在这时,交警大队事故中队进行了人员调整,仲照举警官正式接手此案,以他为主展开追逃。老仲没想到,从他接手这个案子开始,这一追竟追了九年!这期间,事故中队领导和民警也有调整。虽然人换了,但对这件人命关天逃逸案的追查决心没有变,身穿警服执法为民、为民伸冤、还受害人公道的正义感没有变,特别是仲照举警官担当追逃崔某的行动从来没放弃。

  在这九年中,老仲除了完成自己本身担负的四天一个班次、每班24小时在事故中队岗位上值班、接案、勘察、调查、定责、调解、处理等繁琐的工作外,一有空,他就把心思用到这起追逃案中,琢磨来琢磨去,想方设法的找崔某。

  九年中,老仲多次到崔某家中做他父母及亲戚的工作,动员崔某到案说明情况。并根据崔某会修理摩托车的特点,利用平常办案和出行途中,有意绕到城区和乡镇的摩托车专卖店摩托车维修部去调查,看崔某有没有出现过。九年里,老仲把全市几百处摩托车售卖和维修部走了个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把人家的门槛都踏平了!

  这个老仲还真算准了:2003年的一天,在走访时,老仲在某地新开张的一家摩托车维修部里打听到有个象崔某的人在此打工,当进一步追查时,这个人只干了几天就不辞而别,线索又中断了。

  这九年里,死者家属多次到事故中队、大队及市局上访,要求为死去亲人伸冤,但崔某潜逃没归案,使该案一直没有进展。这期间,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多次过问和关心老仲的追逃,但因为线索太少,一直破不了。

  除了平日的追逃,每逢到了过年过节,老仲就到崔某家外蹲守,看看崔某回不回家。有一年的大年三十,老仲蹲守到晚上七点半家家户户都放起爆竹和烟火了崔某还没露面,老仲只好撤走。当年接案民警虽调离了岗位,有时也回来问问案情。民警们都憋了一股劲:这案不破,无脸面对盖家人。

  九年时间转瞬而过。时针走到了2011年1月,莱阳交警大队根据上级部署抽调包括老仲在内的精干民警组成了追逃积案小组,专门侦破逃逸积案。在对崔某这起逃逸案重新分析梳理和总结后,确定了多管齐下、多头追逃的破案方针:在继续作其家属工作的同时,将此案列为网上追逃。

  九年后,就在盖家人无望、知道案情的人几乎要丧失信心的崔某列为网上追逃一段时间后,民警用科技手段侦测到:崔某在淄博张店露过面。民警立即行动,2011年2月21日,在当地警方配合下,将正在张店上网的崔某当场抓获。

  查到崔某却无法结案

  此时,案发那年才20多岁的崔某现已经快30了。在审讯时,崔某承认自己骑过亲戚刘某的摩托车,且未经人同意就给卖了,因为把卖的钱也花了,没脸见那个亲戚,只好东躲西藏。

  抱怨了一大通后,民警问他骑车撞人逃逸事,满以为会当场承认,这个案就结了,可没想到崔某马上矢口否认自己开车撞人的事。说他在那几天经常骑车到城里,那一天车没油了,只好放在城里租房住的一个朋友姜某家里,不知道谁骑的。

  听到这里民警也楞了,问他:既然不是你,你为什么不早早向警方说明情况,撇清自己?

  崔某沮丧地说:这事说不清楚,因为几天后他去骑车时车不见了。问姜某,一开始姜某说不知道谁骑了,过几天姜某又给了他一些钱,说车卖了,他也没追究,拿着钱走了。到后来隐约听到摩托车撞人的事,就问姜某车谁开的,姜某也说不清楚,说可能是和他一起合伙做生意租房人张某知道车的下落,因为这个张某给了钱说车卖了,可以后这个张某就不见了。

  后来,他和姜某到处打听过张某,心想只要找到张某当面问个明白再向警方说明,但总找不见人,就一直没敢自首。这一是因为找不到张某怕说不明白,警方不相信自己,弄不好再把自己抓进去顶账;二是假如自己自首了,必然就把自己的好朋友姜某和姜某的朋友都供了出来,觉着这样办太不仗义了。三是还心存侥幸地认为:假如就是这辆车发生事故,当时也没车牌,警方不一定能找到。基于以上三点,崔某与警方展开了长达九年的躲迷藏。他说在这九年里,他干过修理摩托车,替人卖过摩托车,还走村串巷收活鸡活鸭当鸡贩子,给人看过工地看过沙场,到建筑工地干过小工,反正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过,都没干长远。

  这九年中,他与一个东北女孩偷偷成亲,还有了一个小孩4、5岁了,东北山东来回跑,主要是在东北。可那里也不好挣钱只得又回来,但始终居无定所,干无专业,又不敢在莱阳干,心里的事不敢对爱人说,独自默默承受着一切。

  审讯结束,为验证崔某供词的真伪,民警放弃休息,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审讯,一路查找崔某所说姜某的身份及住址。

  又查姜某

  查找姜某也很费事。这个姜某在九年前与崔某一起在某个部门干过几天保安,后来保安不干了,就与人合伙在城里某商城租柜台做生意,干了不长时间没挣着钱就拉倒了,发生那件事后,当时也没有手机,就失去了联系,崔某只知道姜某的名字,不知道他的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但民警没有气馁,从某商城查起,根据某商城提供的租赁线索仔细寻找。一天后的2011年2月22日,民警查到并将姜某(男,现年31岁,牟平人)带回。

  经审讯,姜某也承认有这么回事,但姜某又称:这车也不是他开的,是和他当时一起租房的张某的一个亲戚叫鹏飞的开走的。问他如何与鹏飞联系他说也不知道,只知道张某是海阳人,不知道鹏飞姓什么家住哪里。

  再查张某

  追逃再次陷入了僵局。

  事故中队领导及时给与鼓励。

  追逃民警将追查矛头集中到张某身上。

  民警到了海阳,在领导支持和有关部门的通力配合下,查到了张某的个人信息。调查张某的家人亲戚,得知这个张某一直在莱阳干。民警又回来,通过细致排查,终于查到了张某。讯问张某,他交代了那个叫鹏飞的人是他的弟弟,叫张鹏飞,但他也说不明白弟弟在哪儿干什么。

  专找鹏飞

  再到海阳,在当地警方协助下查明张鹏飞的身份证号码和照片等个人信息,又经多方努力,在海阳和莱阳撒开打网两方寻找,最终确定了张鹏飞现在莱阳城区某小区居住。

  民警冒着寒风在这个小区蹲点守候了一天,最终将张鹏飞在其暂住的小区院内抓获。

  审讯起初,张鹏飞咬紧牙关不承认骑车撞人事。毕竟案发过去九年了,当时也没有证人,但民警对张鹏飞一昼夜的斗智斗勇,出示了张鹏飞根本没想到的证据,最终张鹏飞交待了那晚开车撞人是自己所为。

  鹏飞招供了

  他说:事发那晚,自己要去接下夜班的女友回来,看到哥哥屋里有一辆摩托车,就不顾哥哥反对硬是开车走了。因为车技差,开到事发地点时,对面车灯太刺眼,大概骑行到逆行道上,与一辆对行摩托车相撞。撞车倒地后自己也受了伤。在乘坐医院救护车去医院途中,看到被撞的那人一直昏迷不醒、鲜血直流,看样撞得不轻,心想万一这人重伤或死了,这巨额赔偿自己肯定拿不起。而且自己也没驾证,怕被判刑坐牢。又想到这辆摩托车没有牌,自己又是外地人没人认识他,还是趁乱一跑了之,就在下担架后说到卫生间去,从卫生间的窗户跳下跑了。回来后为了掩盖自己撞车事故,凑了点钱给哥哥,让他给车主,说是把车卖了,当时瞒哄过去了。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让民警抓到了。

  当晚,也就是案发九年另一个月后的2月22日,涉嫌交通肇事逃逸的犯罪嫌疑人张鹏飞被刑事拘留,崔某因涉嫌包庇罪也被刑拘,两人一起被关进了看守所。随着看守所沉重的大门“咣”的一声关闭,压在仲警官等人心底九年的石头也落了地,从这天开始,仲警官等交警们能坦然地面对死去九年的盖某家人了!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感叹九年追逃路

  回顾这个长达九年的坚韧追逃过程,让人感叹前几年流传的一句老话说的真是准,这就是“出来混,总归要还的!”只要人做了恶,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哪怕过了多少年,正义总能战胜邪恶!发生在2002年“1.20”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的破获,就充分证明了这点!

仲昭举,莱阳东教格庄人。参加过对越战争

真英雄,真汉子

向人民警察致敬!向仲照举同志致敬!

好警察!

特能为教格庄人办事?
九年!这些人民警察真够厉害的,打日本鬼子才用了八年。。。
办事,要合理合法。不能大办特办
敬佩莱阳仲照举警官坚持九年为民雪冤!希望取得联系。仲子历史文化研究会故里分会苏海涛的电话是13854788007,邮箱是bailifumi@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