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好事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2010-12-18 22:31:17 来源:大丰之声
 
 
核心提示:美丽的播音员曾经是一个智障儿的妈妈,退休后,她成了一群智障儿女们的妈妈。仲冠华用自己浓浓的母爱,让一群忘记长大的“天使”每天活得有尊严有快乐。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正在给“孩子们”上课的播音员妈妈仲冠华。 摄影:大丰之声 一言

 

 

      朋友,当你为儿子期中考试错了一题没拿到100分而责骂他的时候,当你为女儿参加奥数选拔没有被选中而责罚她的时候,当你为儿子不肯上你为他指定的兴趣爱好班而束手无策的时候,你是否想过,有这样一位要强的妈妈,善良、漂亮、能干,然而独生儿子成了她生命中永远的痛。二十多年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而智力却永远地停留在两三岁的阶段,甚至连儿子清清楚楚地叫自己一声“妈妈”都成为奢望。二十多年来,她边工作边照料智障儿子,硬是让儿子能抄写出工工整整的文字和数字,能自己穿衣、吃饭、走路,并且会和他人简单交流。退休后,好不容易有了更多精力照料儿子的时候,她想到的却是和她儿子一样的其他更多的智障儿女,于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原大中镇广播站优秀播音员仲冠华,就成了我市十多位智障儿女们的“妈妈”。

 

 

                                                                                                      [作者:一言]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19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丈夫经常来仁爱之家做义工,这是仲冠华和丈夫(左)、儿子晓东站在瑞城国际小区某业主的小车前合影。

 

 


  智障儿是家长心中永远的痛


  二十七年前,儿子晓东出生的时候,由于大脑缺氧窒息,后来,虽然医院竭尽全力给救了过来,但从此便与正常的婴儿不一样:别的孩子能喊爸爸妈妈,晓东却不能;别的孩子能走路的时候,晓东还不会讲话;别的孩子能上学了,而晓东却连走路都不稳。正常的学校不肯接受,仲冠华夫妇就将儿子送到培智学校(现为大丰市特殊教育学校)上学,经过多年的学习,也能抄写一些基本的文字。转眼间,晓东岁数大了,已经不适合再继续留在培智学校上学,仲冠华只能把他接回家。儿子在家时间久了也有脾气,尤其是爸爸出远门的时候,晓东便会破坏东西表示他的不满。而每次爸爸从外地回来,晓东便会特别开心。为了更好地陪陪儿子,仲冠华的丈夫放弃到外发展的机会,选择了工资较低的内勤岗位,一做就是许多年。
  仲冠华是大丰广电系统乡镇站资历较深的播音员,她的播音曾在省市比赛中获得过一、二等奖,经常被市广播电台抽调做节目,但她的心里始终放心不下儿子。儿子喜欢“看报”,她便经常找一些报纸带给晓东“看”。有一次因为忙没带报纸回家,便拿了家里旧报纸给晓东,谁知晓东拿在手上看了一会儿不满了:“妈妈,这个看过了!”这让仲冠华又惊又喜,她意识到只要好好引导,晓东还是能接受一些东西的。于是她找来所有能找到的与智障儿护理有关的书籍,也不停地请教有经验的医护人员。俗话说“久病成名医”,多年的摸索,仲冠华俨然成了智障儿护理的行家。仲冠华工作忙,本来照料孩子的精力就少,为了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在晓东身上,她说服丈夫没有再生二胎。
  儿子晓东的特殊情况,让仲冠华很长时间抬不起头。她不敢带儿子见人,也怕看别人健康活泼的孩子。曾经有很长时间,她回绝了许多朋友、同事、同学的聚会,理由是回家照看晓东,其实根子里,她是怕看别人健康的正常的孩子而勾起自己难以愈合的伤痛。
  和晓东一样,新丰小街的吴金也是一位智障人,他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他上面已有6个姐姐。因为母亲高龄体弱早产,原本就没指望他能活下来,但后来看到他还有一口气,不忍丢弃,于是便全力救了下来。吴金没上过学,到了能工作的年龄,父亲找人让他在一个卖食品的店里做事,结果他告诉别人酒里掉进过老鼠,萝卜干里有老鼠药,他一看到顾客吃惊的眼神就特别开心。自然,来之不易的工作以店老板坚决回绝而告终。为了这事,吴金没少挨父亲的狠揍。为了生存,吴金靠在街上拾荒货度日,然而他拾来的荒货不知道带回家卖钱,结果常常为丢三拉四被父亲痛打。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母亲早已离开人世。三年前,老父亲临终前,流泪将照顾智障弟弟吴金的重担交给了大姐吴玉的身上。吴玉原是大丰皮革厂的工人,生活过得也拮据,丈夫患有糖尿病,每天要吃很多的药。因为小儿子没有工作,她退休后找了个在移动公司扫地的临工,挣一点辛苦钱贴补家用。弟弟吴金的到来,让她感觉到沉甸甸的压力。为了看好弟弟,吴玉没少费力气。她家在剧院附近,剧院有演出的时候,吴金最兴奋,他会“热心”帮人家发宣传单,有免费看电影的机会他从不放过,经常回到家时大姐才发现他的衣服被他搞丢了。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老顽童”,经常和大姐六七岁的孙女吵架,有时会骂一些很出格的话语,全然没有一点舅爷爷的样子,这让大姐觉得很辛酸很无奈。为了弟弟的安全,家里从来不敢离人,生怕电火无情,一不小心会酿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作者:一言]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小李配合仲冠华做饭、照料孩子们,减轻了仲冠华不少压力。 摄影:大丰之声 一言

 

 

   让每一个生命有尊严的活着


  去年9月份,我市残联开始筹建“仁爱之家”,这是一个日间照料托养服务中心,照料对象就是像晓东这样病情较为稳定、对别人没有伤害的成年智障人员。当残联的工作人员找到仲冠华家,就是否同意把晓东交给“仁爱之家”托养征求仲冠华的意见,仲冠华心里一震:这是多好的事呀,把所有的智障人员集中到一起托管,这能减轻多少智障人家庭的负担啊。她当即表示同意,并主动提出愿意帮残联到各个智障人员家中走访。一走访才知道,仅大丰市区,就有二十几个智障成年人。
  “仁爱之家”是个新生事物,过去从来没听说过。再说,自己的孩子自己熟悉,把孩子交给“仁爱之家”,会得到什么样的照料呢?这是仲冠华的顾虑,也是其他所有智障人员监护人的顾虑。残联的工作人员也正为此事发愁,政府专门拨了经费,提供了近400平米的场地,购置了锻炼、康复设备和电视、电脑、乒乓球桌等设施,配备了厨房、休息室、阅览室、就餐室、活动室等场所,如果没有负责的内行的人管理,好事就可能办砸。办砸不仅无法向政府交待,还会导致所有智障人员再次拖累各自家庭。
  仲冠华找残联的领导主动请缨:“如果仁爱之家需要人,我可以当管理员也可以当服务员。”对仲冠华二十多年如一日精心照顾晓东的情况,领导是熟悉的,但领导明确告诉仲冠华他们的难处:照顾这些智障人员,可能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他们有的生活都难自理。而且,仁爱之家以后的经费很少,还要免费提供智障人员一顿午餐,还要接送智障人,照料人员的报酬每月只有1千元钱。
  “我有退休工资,只要能照料他们,让每一个生命有尊严地活着,就是没有钱,我也会做。”就这样,仲冠华就接下了仁爱之家。首批来仁爱之家的智障人员有11个,最大的是吴金,42岁;最小的王伟玮18岁,脸上永远露出甜甜的笑容。岁月在他们脸上印上了痕迹,但智商永远停留在三四岁的阶段。仲冠华叫他们“小朋友”,他们显然对这个称呼特别喜欢。
  仁爱之家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参考,仲冠华按照书上说的,找来幼儿园里教“孩子们”识字数数的张贴画,一一贴在玻璃墙上供“孩子们”识字数数;她又从家里带来电子琴,摸索着教“孩子们”唱歌;她每天陪“孩子们”跑步,为的是增强他们体质,让他们远离疾病;她学打乒乓球、羽毛球,为的是能激起“孩子们”打球的欲望,增加运动量。她按照书上说的买菜烧菜,尽量做到营养均衡。为了节省经费,她总是货比三家,精打细算,米、油、面是必备的,她不放过超市每一次促销打折的机会。
  “我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我在家里怎么过日子,就怎么管理这个家。我总是尽可能的节省。”仲冠华告诉一言,“我没有做过会计,只是记的流水帐,但残联的领导对我很信任,对我的管理很放心。我也从来没有一点非份之想,我只能节约一些日常开支,不能从孩子们的嘴里省钱。要是我虚报一分钱,我自己心里都不安。”
  开始的一段时间,还有一个同事和她一起照料“孩子们”,她们陪孩子们跑步、学习、游戏,再烧饭、打饭、端碗、洗锅碗、照料孩子们午休、做帐,一天下来累得回家的力气都没有。第二天,同事就没再来。仁爱之家就只剩下仲冠华一个人打理。直到后面的小李过来做帮手,这个状况才有所好转。小李文化水平不高,但听话肯吃苦有爱心,烧饭等照料孩子们生活的琐事承担了不少,这让仲冠华大大松了一口气。
  穿衣要整齐干净,主动与人打招呼,饭前便后要洗手,餐后要用面纸擦嘴,午睡起床要洗脸,这些基本的常识是仲冠华每天训练的重点。“‘孩子们’记忆力差,今天教的明天可能就忘了,只要天天教,总会在他们心里留下印象。只有把他们教成懂自爱有礼貌的人,才能在社会上受到别人尊重。”仲冠华把仁爱之家的“孩子们”个个调教得鲜亮、自信。

 

 

                                                                                                       [作者:一言]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孩子们已经离不开仲冠华,这是“帅哥”骆琮琦代替仲冠华领读。 摄影:大丰之声 一言

 

 

  我要尽可能长久地活下去

 

 


  仁爱之家的孩子们离不开仲冠华。
  老大姐吴玉提起弟弟吴金在仁爱之家的变化,总是激动不已。每到星期六、星期天放假在家,他就想上学去。平时,一到上学时间,他就提前去,不管刮风下雨都挡不住。
  “有一次我们姊妹几个要回新丰为母亲烧纸,叫吴金不要去仁爱之家,他非要去。还回我们:‘我就要去学校,要么你去跟老师请假。’几个姐姐没办法,只好让他去仁爱之家了。”
  月初,吴金看到剧院搞商业促销活动发挂历,他看到上面有许多兔子照片,便要了一个带回仁爱之家,立即受到弟弟妹妹们的欢迎,看到自己像英雄般地欢迎,吴金可有自豪感了,每次有客人来仁爱之家,他总喜欢拿出来告诉客人这是他带来的。
  41岁的姚志红在“孩子们”中排行老二,她的智力属于“冒尖”的了,但身体一直不太好,但到了仁爱之家,仲冠华坚持让她参加跑步和锻炼,现在身体有明显好转。她看仲冠华太累,还主动地照顾好弟弟妹妹们,为他们整整衣服,打扫卫生,折叠被子,甚至还能帮别人打毛衣,已经是一个不错的帮手了,现在还手把手地教刘美玲织毛衣呢。她能骑自动车,但不认识路。她爸爸带她走了一次去仁爱之家的路,从此以后她便记住了这条路,当然,她不敢变换一点路线,因为一旦变换她就可能迷失回家的路。
  骆琮琦是最“帅”的小伙子,他原来上过特校学过文化。每天早上的文化课,大家整整齐齐坐成两排读字,当仲冠华教学累了的时候,骆琮琦总是主动接过教棒,临时代理老师的角色,领着大家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他读得比较清晰,大家也跟得有板有眼。不过,毕竟不是老师,骆琮琦在台上领读的时候,台下还是有个别调皮大王总要瞅个空子回头扮个鬼脸逗个乐。
  “‘孩子们’每一点的进步,都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每当看到他们的进步,我工作再累总觉得很值得。”仲冠华靠着信念走过了一年多的日子。孩子们一天天快乐地生活,她的心里也一天天被幸福填充着。“这些智障孩子只有在这里最安全最健康,如果让他们回到正常人的社会,和正常人一起做事,他们会受到歧视。如果没有专人照料,他们会迷路走失,之前媒体报道的黑心老板把智障人转卖为 ‘包身工’,他们超体力干活,吃很差的饭菜,生病得不到治疗,合法利益受到严重侵害,这会让所有的亲人死不瞑目。”
  “我要尽可能长久地活下去,要让包括晓东在内的孩子们更多地受到尊重。没有几十年照料智障孩子的经历,没有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是很难理解和尊重这些特殊人群的。”仲冠华介绍,大丰市残联明年要扩大仁爱之家的规模,将增到100个床位,让尽可能多的智障人员感受到政府的温暖。 一言也希望有更多对智障人员有爱心,对照料、护理智障人员更专业的人士加入到仁爱之家,让这些忘记长大的“天使”永远生活在美丽温馨的童话中。

 

 

                                                                                                       [作者:一言]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曾经多次帮助过白血病女孩杨霞的薛钱夫妇跟随一言到仁爱之家参观。 摄影:大丰之声 一言

 

 

  真想有更多的义工来帮助这个家

 

 

  毕竟是退休的人,再多的想法,都要靠旺盛的精力去实现。近段时间,仲冠华常常感觉到力不从心。
  仁爱之家所在地新德居委会的领导感动了,大中镇团委的青年人感动了,瑞城国际小区的爱心人士被仲冠华的举动感动了,附近小区的热心人士感动了,他们有的带来礼物为“孩子们”过生日,有的带来数码相机记录下“孩子们”的快乐,还有的从家里带来孩子们喜爱的画册、画报、扑克,让“孩子们”看得津津有味。
  “光有这些还不够,我真想有更多的义工来帮助这个家。”仲冠华告诉一言,“我虽然学过播音,但没有学过幼师,不知道专业的幼儿教师是如何教小朋友语言、社会、音乐和游戏的,我希望有更多的幼儿园教师在有空的时候能来仁爱之家教教‘孩子们’,让他们感受一下‘新鲜空气’。仁爱之家里新鲜的东西越多,‘孩子们’就越喜欢来这里,他们在这里快乐了,我们就对得起政府了。”
  就在采访期间,一言联系了在苗苗幼儿园工作的教师大丰之声网友阿婷,她听说了仲冠华的事迹后,毫不犹豫地答应在教学间隙到仁爱之家教“孩子们”。下周一上午,阿婷将自带书本和道具,到仁爱之家教“孩子们”语言、社会和游戏。此外,一言还联系了一些有爱心的企业家和社会热心人士,他们都表示一定抽时间去看看仁爱之家,尽自己可能去帮助仲大姐,让爱的接力棒一代代传递下去。曾经多次帮助过白血病女孩杨霞的薛钱夫妇也已经跟随一言到仁爱之家参观,他们表示仁爱之家需要的时候,他们会捐赠钱物资助。
  仲冠华希望通过媒体的宣传,能让社会上更多爱心人士关注这些忘记长大的“天使”,为他们的快乐生活提供尽可能的条件。大丰仁爱之家创办才满一周年,有许多东西还在摸索中,还需要大家的支持。仁爱之家欢迎对“孩子们”有耐心和信心的义工,你们的爱心,会让“孩子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你们维护“孩子们”的自尊心,对“孩子们”的康复及家庭的和睦都很重要。
  仁爱之家欢迎大家多带一些彩色印刷品,尤其是人物、动物比较多的画册书刊,提供一些耐玩的会动的安全的简单玩具,或者安全的新颖的易学的健身器材,或者将家里嫌小的衣服鞋帽带给贫困的“孩子”,让仁爱之家更温馨,让孩子们的天空更加绚丽多彩。

 

 

                                                                                                       [作者:一言]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每天的锻炼是必不可少的“课程”,健康和安全是仲妈妈的追求。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孩子们”不知道冷热,仲妈妈总是用手探明他们的体温,然后才能知道谁的运动量达到标准了。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仲妈妈的鼓励,让每一个“孩子”都找回了自信。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做“五行健康操”也是“孩子们”的最爱,在快乐中达到锻炼的目的。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孩子们”排队出去,到门口玩球。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开心一刻。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仁爱之家男休息室。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仁爱之家女休息室。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仁爱之家有良好的学习环境,“孩子们”在这里都有不小的长进。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因为陈林林的建议,中午做的是面条,开饭时间到了,“孩子们”坐在桌边静静地等待。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小李端面条上桌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吃,等听到“可以吃”的通知后才开始吃。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顾海平饭量大,面条很快吃完了,小李又为他添加了一碗饭和许多菜。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让“孩子们”有足够的运动,是仲冠华一贯的做法。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每个“孩子”都会力所能及地为“家”里做一些家务活。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要放学了,仲冠华布置“任务”的时候,姚志红热心地为小妹黄婷整理衣领。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傍晚,“孩子们”临上接送专车前和仲妈妈依依不舍告别。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资料图片:社区爱心人士来仁爱之家为“孩子们”生日送来祝福。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资料图片:大中镇团委的年青人陪“孩子们”度过快乐时光。



 

美丽的播音员妈妈和她的智障儿女们

 

 

 

 

因为有了全社会的关爱,生活在仁爱之爱的“孩子们”每天活得有尊严有快乐。

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还有(仲冠华)这样的人做这样的事,简直让我们感动,其实很多的事情是看起来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如要真的去做起来那就很难了,何况她一直这样坚持不懈地做下去,我们仲家有这样善良贤淑的子孙,真的是我们家族的骄傲,仲冠华  我为您而自豪,也因为我姓仲而自豪---------

 

 

仲寇华因为自已的孩子有智障,而可能想到办智障儿童学校,也因为她孩子有智障,所以对管理和教育这些智障孩子才有经验,看那干净的教室和宿舍,看那些孩子能自已动手干活,参加文体活动等,就知她教育管理有办法,但这之中有多少的付出,真是难以想象的,由此想到,怀孕期间的定期检查真是至关重要的,那家要是有一个智障孩子,那做父母的真是一辈子不得安宁呀.
人间自有真情在,虽然现在好人不太多了
赞一个
回复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