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标点大师仲伟芸的传奇事略 看全部

中国标点大师仲伟芸的传奇事略
杨亦文
      仲伟芸,1944年生,1961年初中毕业,农民。长期从事汉语标点研究,把汉语标点当作一门独立学科,全面考察25种标点符号在现代汉语里的实际应用情况,充分尊重语言现实,在肯定现代文坛名家实践成果的同时,展开了精心的分析、归纳、探讨和论证,客观地揭示了一系列的汉语标点新的用法,本着系统、完整、规范、科学的原则,撰写了《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和《汉语标点研究》两部近三十万字极具价值的汉语标点学术专著。总结出254种用法;其中有66种用法是仲伟芸首次提出的,其余的188种用法是他从1951年以来数十本标点符号专著中总结出来的。特别是对我国自1919年推行新式标点以来,长期指导着全社会语言文字行为的七种点号中的句号、问号、叹号、分号四种点号的定义提出了否定意见;并就此创立了全新的学术观点。新观点得到了语言学界泰斗吕叔湘、国家语委主任陈原、国家语委常务副主任仲哲明、国家语委副主任王均、国家语委副主任曹先擢等数十位著名专家、学者的一致赞同和支持。该成果揭示了“在汉语标点的七种点号中有四种点号定义是错误的”严重现实问题;该成果解除了句、问、叹、分四符号的原定义对人们的历史性束缚,大大地简化了四符号的用法,大大地扩大了四符号的使用范围,大大地有利于人们在行文中运用多元化多层次表达形式实现最佳的表达效果——更准确、生动、鲜明地表达自己缜密、复杂的思维和感情;该成果对学生、教师、记者、编辑、作家及政府机关和企事业单位中从事文字工作的人们都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该成果纠正了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的定义和用法在我国标点符号史上持续了近一个世纪的错误,对促进汉语标点和汉语书面语的完善和发展——促进汉语标点规范化和建立汉语标点科学体系将发挥重大作用。
      1996年6月,淮阴教育学院院长汪浩聘请仲伟芸去淮阴教育学院做语文老师;为了研究标点符号,他婉言谢绝了。
      2000年12月,仲伟芸受到江苏省宿迁市人民政府破格命名表彰,授予“宿迁市优秀科技专家和拔尖人才”荣誉称号。
      2003年5月,中共沭阳县委组织部人才科把仲伟芸评为“沭阳县高层次专家人才”,并申报为“江苏省高级专家”,编入“江苏省高级专家信息管理系统”。  
      2003年12月,《汉语标点研究》书稿被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评为江苏省最优秀的六部学术专著之一,荣获出版经费2万元。
      2004年1月,《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获得了江苏省宿迁市第四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学术成果问世后,为了争取国家权威部门的权威鉴定,促进国家早日实施《标点符号用法》修订工作;所以,他在2003年至2006年的三年中,把吕叔湘、张志公等数十位专家、学者给他的亲笔信等材料近百次寄给国家权威部门,并多次专访国家权威部门,结果是毫无效果。……面对着冷漠的现实,他深感——难!难!!难!!!在这山穷水尽时,忽然想起了前不久和国家语委原副主任王均通话时的一句话:“伟芸啊,我病了,我的手不能给你写信了;但我的名子‘王均’两个字还能写。”当时,他没有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此时此刻,急中生智,顿时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于是,他产生了“汉语标点万里行” 的设想。
      2006年8月上旬,为了“让长期误导我们和我们前辈的句号、问句、叹号、分号的定义能够早日不再误导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仲伟芸自筹7000余元举行了举世无双的“汉语标点万里行”。全国高等师范院校现代汉语教学研究会名誉会长张斌、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课本顾问徐枢、北京大学中文系顾问徐中玉、中国修辞学会顾问黄伯荣、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曹先擢、中国文字学会会长傅永和、中国应用语言学学会会长陈章太、中国语文报刊协会会长李行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所长沈家煊、北京大学汉语言文字研究所所长陆俭明、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咨询委员仲哲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汉语研究室主任周定一、商务印书馆语文工具书总编室主任郭良夫、中国语言学会副会长胡明扬、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副会长邢福义等25位专家、学者在仲伟芸拟定的《关于实施〈标点符号用法〉第二次修订工作的建议》上签名(以下称《联名建议》);《联名建议》中说:“江苏沭阳籍汉语标点学者仲伟芸同志的学术成果——《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和《汉语标点研究》已充分证明:在我国现行的七种点号中,尚有句号、问号、叹号、分号四种点号的定义是错误的。”
      2007年1月上旬,“汉语标点万里行”结束后,为了对国家负责,为了对人民负责,为了对民族文化负责;仲伟芸把《联名建议》和《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汉语标点研究》又一次寄给国家领导人和国务院办公厅人民建议办公室、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标准委、国家语委、教育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等数十位领导。
      2007年2月上旬,仲伟芸把《联名建议》和《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寄给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常委、济南大学张承芬副校长,张副校长针对“在汉语标点中七种点号有四种点号定义是错误的”严重现实问题撰写提案,在2007年3月国家“两会”期间提交十届全国政协五次会议。
      2007年9月下旬人民日报《大地》时政双周刊“人物”栏目用两版篇幅刊登了题为《仲伟芸的标点人生》一文,详细地报道了仲伟芸汉语标点研究的有关情况。《人民日报》社把本期《大地》作为礼物送到10月5号十七大会场,向十七大代表赠阅;十七大代表人手一册。
      2008年2月上旬,仲伟芸把《联名建议》和《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送给陈立昶等六位全国人大代表。在2008年3月国家“两会”期间,陈立昶等六位全国人大代表针对“在汉语标点中七种点号有四种点号定义是错误的”严重现实问题撰写议案,向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提交了有六位全国人大代表签名的《联名议案》。
      2008年4月上旬,针对众多的有关仲伟芸的批转/交办材料,教育部决定拨款立项——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教育部把这一课题委托北京大学中文系完成。
      2008年7月2日,教育部语信司把仲伟芸的《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汉语标点研究》两部学术专著和《联名建议》等材料都转给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修订课题组;并要求课题组认真研究仲伟芸的两部学术专著。
      《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用法研究》、《汉语标点研究》的价值得到了海内外的认可;网上可查,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复旦大学图书馆、英国埃尔顿图书馆、马来西亚学林网上书局等海内外大量图书馆都收藏该二书。
      2008年8月26日,北京大学《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修订课题组寄给仲伟芸两个“征求意见稿”1.《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征求意见稿),共14页,仲伟芸在这意见稿上共修改了152处;2.《〈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编制说明》(征求意见稿),共45页,仲伟芸在这意见稿上共修改了374处。北大课题组经过两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并向全国36所重点大学和科研机构征求意见)。
      2010年6月,修订结束后,报送教育部,教育部通过三次结项鉴定后,完成了《送审稿》;《送审稿》是向“国家标准委” 报批的稿子(“国家标准委”的全称是“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应该说,《送审稿》就是一个成熟的国家文件。教育部语信司标准处王翠叶处长曾细阅过仲伟芸对北大课题组的526处修改材料,深知仲伟芸的修改水平,对仲伟芸的526处修改大吃一惊,十分赞扬;所以,王处长没有把《送审稿》直接向“国家标准委”报批,而是寄给仲伟芸审阅了。结果,仲伟芸在《送审稿》上共修改了124处。
      2010年4月19日《中国日报》第9版整版报道仲伟芸的事迹——向全世界宣传。
      2010年6月,经国家组委会的严格甄别遴选,确定仲伟芸为“中国骄傲之星”、 “共和国杰出贡献人才”、“中华骄子”人选,具备印制“天之骄子”专题邮票资格;并邀请仲伟芸参加在联合国总部大厦内举办的联合国65周年庆典。
      2011年4月,受黄伯荣主编委托,仲伟芸为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现代汉语》点号部分作出了重大修改;修改了句号、问号、叹号、分号的四个错误定义。
      在这里,我们不妨把《中国标点大师仲伟芸的传奇人生》一文末尾的一段话介绍给广大读者:
      “在仲伟芸研究标点符号的历程中,充满了坎坷和艰辛。漫漫数十年间,他穷居僻村陋室,奋斗书山字海,没有工资收入,没有研究经费,没有劳动报酬,没有节假日……只有如痴如醉地、超然物外地追求和拼搏!……他长期在清贫和寂寞中坚守着信念和理想!
      文字符号和标点符号是构成现代书面语的两大组成部分。仲伟芸,一位普通的中国农民,在我国标点符号这个领域里,自强不息,拼搏不止,毅然决然地登上了顶峰——地道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中国标点大师。
      仲伟芸的一系列的突破性的重大汉语标点学术成果——不仅得到了我国教育界、学术界、语言学界、文学艺术界、新闻出版界、社会科学界等社会各界的一致赞同和支持;更为伟大的是,还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全面采纳。在仲伟芸身上,不仅可以看到他令人敬佩的、闪光的精神价值;更可以看到他更为伟大的一系列的、突破性的重大学术成果价值。我们相信,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中国标点大师,必将在汉语标点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另附材料六件:
      一、25位著名专家、学者向国家提出了《联名建议》。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二、教育部给六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议案》的回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三、仲伟芸致教育部语信司标准处王翠叶处长的信(一)。
尊敬的王处长:
      您好!
      因国庆长假,10月9日才收到《送审稿》;首先感谢领导人对我的信任。
      促进汉语标点和汉语书面语的完善和发展——促进汉语标点规范化和建立汉语标点科学体系是本人致力于汉语标点研究数十年的初衷;如何制定好《国标》是促进汉语标点规范化和建立汉语标点科学体系的关键。——全力支持《国标》的制定工作,是我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
      我十分认真地、十分谨慎地(从不敢无故地改动一个文字/一个标点)审阅了《送审稿》,并以一个审定者的身份审阅《送审稿》。
      现将本人对《送审稿》的审阅情况向您汇报如下:(详情另见纸)
      (一)本人对《送审稿》共修改了124处(124处修改就有124个成立的修改道理);
      (二)属于为了完善而修改的有20处;
      (三)属于因错误而修改的有104处;
      (四)在104处错误修改中,另加注释,明确认定是错误的有20处。
      面对着令人遗憾的《送审稿》,为了保证《国标》质量,本人不得不谨向您提出再审《送审稿》的请求。
      余不赘。顺奉资料。
      敬礼!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0-11-11
      四、仲伟芸致教育部语信司标准处王翠叶处长的信(二)。
尊敬的王处长:
      您好!
      为了《国标》问题,我曾三次和您通话;但我深感:尚有如下若干问题大有必要给您致函申述。
      (一)2008年10月5日,我用快递寄出了我对北大课题组的526处修改材料(另见纸),至今,已是855天了,我没有收到课题组给我的一个字的回音! 2010年11月13日,我用快递寄出了我对《送审稿》的124处修改材料,至今,已是近半年了,我没有收到课题组给我的一个字的回音!——对课题组这两次不回音的做法,令人无法理解,确实百思而不得其解,我为之浩憾!更使我蒙受了莫大的屈辱和耻辱!!难受!!!
      (二)在通话时,您说:“课题组说:‘在同一问题的正确与否的理解上是有不同的。’”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因为:人间的真理是唯一的。——所以,课题组在这种错误指导下,我在《送审稿》的124处修改中,其中有20处错误是我的526处修改中而没有修改的错误。
      (三)鉴于此,我可以断言:我再审《送审稿》,必须审出的错误不止是三处五处。
     不赘。
      敬祝工作好!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1年4月10日
                                             
      五、仲伟芸致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现代汉语》主编黄伯荣先生的信。
尊敬的黄老前辈:
      您老人家好!
      所托重事,因故未能及时完成,敬请原谅。
      促进汉语标点和汉语书面语的完善和发展——促进汉语标点规范化和建立汉语标点科学体系是本人致力于汉语标点研究数十年的初衷;如何修改好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现代汉语》标点符号部分,是促进汉语标点规范化和建立汉语标点科学体系的关键。全力修改好高等学校文科教材《现代汉语》标点符号部分,是我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
我十分认真地、十分谨慎地完成了重托。本次修改共31处;为了完善修改9处,因为错误修改22处。
      不赘。
      敬祝健康长寿!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1年5月5日
                                 
      六、《北京社会科学》杂志编审许树森致仲伟芸的信。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不畏权威,坚持真理;孜孜不倦,终成正果。佩服,致敬!
以前,只是零星地在报端上。看了些关于仲伟芸的报道,现在经仲磊先生祥笔细叙,讲述仲伟芸的事迹,真是可敬可佩。
{:soso_e179:}
可敬可佩!
想购仲伟芸老师的书,请告知其联络方式。谢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