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变“黄金” 看全部

0005.jpg (422.44 KB)
(下载次数: 0, 2015-11-18 14:04 上传)

0001.jpg (360.56 KB)
(下载次数: 0, 2015-11-18 14:04 上传)


0002.jpg (399.88 KB)
(下载次数: 0, 2015-11-18 14:05 上传)


0004.jpg (532.48 KB)
(下载次数: 0, 2015-11-18 14:05 上传)


      仲国林是云南省元谋县小丙岭示范基地总经理,该基地主要从事农、苗木、大青枣、芒果、石头番茄等作物种植和销售。作为一个山区走出来的青年,他始终坚持诚信为主的经营理念,坚持用自己的服务去打动客户。十年前,他通过地方土地流转,利用荒山开辟出一条通往致富的道路,他坚信:在人生道路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也都收获了成功。   
      他是农村知识技能复合型人才,通过用自己的汗水和努力,终于创造了在荒山上的黄土变黄金的传说,汗水换来了效益,所流的汗水被政府认可了。他首先建立了以“网络营销”、“荒山恳地开发”、“让地方农民入股分红”等为代表的专业体系,为村民营造真实的小康环境。
      仲国林:是元谋县政协七届三次、四次委员;
                           县农村信用社合作联社第三届社员代表;
      2005年1月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同年5月列入县农村乡土人才库管理;
      2007年被评为首届楚雄州农村乡土人才三等奖;
      2010年获冠禾科技最佳进步奖,同年被评为第三批农村农民专家。

  • 2楼 仲磊
  • 2015-11-18 14:10
      元谋县元马镇摩诃村仲氏续修支谱,国林宗亲多所幹济,功甚伟焉。
一、元   谋
      经过48小时的旅程,我们于7日下午18时到达元谋县,在宾馆住下后,20时左右,我们用微信方式联系了元谋籍的仲国林、仲金龙、仲顺华。第二天,热情、积极的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仲顺华宗亲带我们去了物茂乡他家居住的村,见到了简易家谱(只有几代人的名字),我们向他们详细介绍了全国续谱的进度及族谱格式,并提供了入谱登记表,对该表的填写进行了示范。他们表示尽快完成族人信息采集,然后通过网络把电子档传给我们。
       在仲国林、仲金龙的配合下,我们完成了摩诃村的家谱初稿,村里的族人看到后,打消了顾虑,非常高兴,即将开始校对和增补。趁此间隙,我们准备去有族人居住的其他村看看。8月13日一大早,我们带着资料及事先准备好的家谱样本,在摩诃村族人仲国林的带领下,驱车出发前往新华乡大那别村。行驶在凹凸蜿蜒起伏的山路上,翻山越岭,由于前两天刚下过雨,行驶在泥泞中的车轮偶尔打滑,见到几处山体滑坡,从山上滚石落到路边,我们在胆战心惊的状态中前行,时不时看到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背着竹篓或者牵着牛的孩子,可以想象:他们能走出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改变命运,是他们的渴望!   
      当我们的车子驶进黄瓜园镇大那别村时,一股牛、羊的粪便味扑鼻而来。生活在华东地区的我,除了到菜市场见过牛、羊肉外,很少见过这些活物,顿感窒息和呕吐感。可能由于经济落后的原因,村民仍然居住在泥巴垒起墙的房子里。通过了解这里有85户居民,只有三户姓仲,其中有两户大门锁着,说外出务工了,敲了最后一家的门,出来一位皮肤黝黑的农妇,在仲国林的翻译下,我们出示了身份证、仲研会会员证,赠送了《告族人书》、《仲子世家》,介绍了续修家谱的事情,并声明“不要你们任何财、物”,当知道我们是外地来的人后,这位主妇连忙摆手说“我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家谱是啥子,我男人也不在家”,说罢“呯”的一声关起门。此时我们顿感心拔凉拔凉的,我们只好把门前贴的“滑坡崩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防灾避险明白卡”上的户主姓名拍了下来。路过的村民听说此事,摇头苦笑,并让我们去临近的小那别村看看,那里姓仲的好多。
     我们又行驶了约40分钟到了小那别村,该村有81户居民,村民以汉族、彝族为主,是汉族、彝族、傈僳族混居地。在村头有一干人在树下纳凉,我们打听这里仲氏族人时,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说他也姓仲,叫仲国昌,通过他介绍得知这个村有30来户仲姓族人。我们在发放资料、介绍仲研会和续谱的时候,有许多族人围了上来,都说“修家谱是好事”。一位挑水经过的年轻族人说他会上网,我们马上把华夏仲氏网的网址及我们的QQ号告诉了他,他说“等到把家谱信息统计好,可以直接发给你们仲研会”,然后热情地带我们去该村65岁的仲鸿寿老人家。老两口非常热情,我们从不同角度向他介绍了修家谱的意义,老人家说“听老一辈讲,我们是从摩诃村过来的,我从小时候起就没见过家谱”。我们向他赠送了摩诃村的家谱样本,老人家看后连声说好。我们告诉他统计族人基本信息的内容,并在纸上简单地作了演示,告诉他:在统计族人信息时可以看他们家的户口簿或身份证(后来才知道,元谋的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才上户口)、村委会的存档。老人家说现在中青年人多在外面务工,要想在短时间内完成不太现实,但是他会尽快入户登记。我们起身告别了仲鸿寿夫妇,此时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
      我们在回到乡村主干道后,就到新华乡的街上吃了午饭,然后就向该乡大河边行政村的仲家村进发。该村地处大山深处,路况条件差,盘山公路蜿蜒彼嶺,通过后视窗看到我们驾驶过的山路宛如一条悬挂在半山腰的灰色布条,再通过驾驶前窗看前面的路,一边临山体,一边就是深渊,远看山下的村寨,白色的灰墙,青灰色的小瓦,甚有特色。我们翻山越岭,这时如果用一首歌曲上唱的“这里山路十八弯”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行驶距村子约3公里的时候,车的前左轮胎陷入泥中,四个车轮只有一个车轮起作用在“打滑”,其它三个轮子稳如树桩,一动不动,由于泥泞地,用千斤顶也找不到支点,40多分钟过去了,期间仲国林打电话给仲家村的联系人,看看有没有拖拉机来帮援,对方说他们村子里没有拖拉机,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常言道: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对面来了一辆送矿泉水的农用卡车,我们看到希望了!仲国林上前用云南话和那个驾驶员说了一通,那个驾驶员很热情的下来,系好拖绳经过三次尝试,终于把车子拉了出来。四十余里的山路,我们足足驾驶了近三个多小时,不时看到了大河边村村委会的牌子,我们从村委会门前过后,出现一条约40米河床宽、上面有一梭没有栏杆的小桥,与其说是桥,不如说它是当地群众为了截水灌溉而用石头和水泥建成的截水坝,由于前两天刚下过雨,河水浑浊,趟过河后,看不清坝面的宽度和具体方向,我们的车子不敢冒然从水面上行驶,约等了十几分钟左右,这时从山上下来一个村妇,我们向她打听如何过桥的准确方位后,才小心翼翼地顺着村妇所指的方向驶过去,上了岸就到仲家村了!该村有36户居民,116人。84岁的仲国泰老人热情地把我们领进他家,他又把自己的侄子仲如扬叫来了。仲国泰老人说,先辈是从摩诃村迁来的,到他已经六代,该村的中青年人也基本外出务工了(普遍现象),仲姓的只有十来户,现场办公的条件不具备,老人家说一星期后应该能把资料统计好,也只好作罢,他们一再挽留我们在那里吃晚饭,考虑到来时的山路,我们婉言谢绝。
      17时许,天还没黑,我们驱车前往黄瓜园镇领庄村。仲国林的表姐夫也姓仲,而且也是国字辈。经过座谈,得知四年前,摩诃村曾经有族人帮他们整理过家谱,但没见到。国林表示回家后问问。我们赠送了资料后,现场演示如何统计族人信息。      
      通过整整十天的时间,我们基本完成了元谋县仲氏族人居住较集中的几个乡镇的调查。各村的联系及续谱工作,仲国林主动提出他来负责。
我和仲磊在云南25天,在仲顺华、仲国林等宗亲大力支持和帮助下,才使云南楚雄部分县市的续谱工作顺利完成初稿。
跻明老太和磊兄辛苦!您们是我们仲家人的骄傲,致敬!
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