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县西三甲妇女主任仲莲英带头计划生育 看全部

我叫仲莲英,今年三十五岁,是东风公社西三甲大队党支部副书记。我从1966年担任大队妇女主任,做计划生育工作,到现在已经15个年头了。十几年来,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既做为计划生育对象,以身作则,又做为一个领导和计划生育骨干,挂帅出征,为计划生育工作尽了一点责任,做了一些工作,也取得了一定成绩。由于各级党委的正确领导和广大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俺大队的计划生育工作,一直走在全公社的前头。1975年到现在,连续6年无三胎,人口增长率始终保持较低水平。最近三年中,1978年是1.64%o;1979年是5.02%。;1980年是负6.8%o。自愿生一个孩子报名率达到了百分之百,并且从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以来,没有出现计划外二胎生育。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促进了生产的发展,几年来,俺大队粮食增产、副业增收,社员生活逐年提高。1980年全大队粮食单产达到了1600斤,居全社第一位,社员平均收入达到174元,向国家贡献粮食245000斤,农副生产也都有了很大的发展。大伙都说俺大队,人口生产和农业生产这一降一上的可喜局面,完全是两种生产一起抓的成果。

 

计划生育是一个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战略任务,也是一项涉及到干家万户的复杂工作,既要同旧的传统观念决裂,又要和各种落后思想作斗争,意义重大,难度也大,确实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工作。实践使我们体会到,要做好这项工作,以身作则是个先决条件,尤其我是个育龄妇女,这一点更显得重要,带头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不那么简单,往往要经过几道关口,进行反复斗争,才能够做到。

 

1979年秋,党中央发出了“一对夫妇最好生一个孩子的号召”,说老实话,在那时还是个新提法、新要求,开始还没被大多数人所认识。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共产党员和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但是,不巧的是,我已经安排80年的,二胎生育指标,已怀孕三个多月了,这个头还能不能带呢?不带也说得过去。我第一个孩子已7岁了,又是计划内怀孕,带吧,又要流产退标。自己的思想问题可以解决,可对象、母亲、公婆能同意吗?当时自己的思想斗争很激烈,很复杂,真是吃饭不香,睡觉也不沉,决心没下足,心里不踏实。当时我确实想了很多,从国家到集体,又想到家庭和个人,从眼前想到将来。党中央为什么又要发出这一新的号召呢?我从这个问题想到了目前国家的困难,看到了控制人口的迫切性。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从党和国家的利益出发;带头响应党的号召。但是,当时我们大队还没有一个报名生一个孩的。而且有两个妇女和我一样也怀了孕,如果我不带头,困难就会更大;两个怀孕对象也不可能流产。这样对俺大队,甚至对全公社的计划生育工作将会是一个很大阻力。作为一个大队干部,就应该为党的工作着想。这个头一定要带。我下定决心以后,就首先和对象商量,结果,很快得到他的同意和支持,接着我们俩就分头做母亲和公婆的工作。两方老人都有个老思想,对于一孩化这个新事物都有点想不开。但是,最不通的还是我母亲,她听说以后,又是哭,又是闹,说我这一辈子只生了两个女儿,还觉得少,你只生一个孩子,一旦有个好歹,咱老仲家不就绝了门户吗?街房邻居也议论纷纷,有的说,孩子这么大了,又不是没有指标,再说已经怀孕了,可别再那么要强了,甚至,还有的风言风语说什么,她一个人带头光荣,咱大伙沾光倒霉,但愿她不出这个头。家庭的压力和社会的舆论,对我是一种很大的考验。我知道很多人都在等待我做出回答。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等大伙干了我才干,还算什么共产党员。晚上睡不着觉,我想起了前几年自己在婚姻问题上经历的两件事:一件是我70年定婚时已经24岁,按说也够晚婚年龄,但是我想自己是个青年,需要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学习和工作,为革命做点贡献。党又提倡青年晚婚,我就要以实际行动来响应。于是我征得了对象和家庭的同意,把婚期推迟了三年,27岁才结了婚。在晚婚问题上我带了个好头。第二件是:在将近结婚的日子里,母亲哀声叹气,哭哭啼啼,当女儿的体贴到母亲的心情,她这叫后顾之忧啊2我母亲只生了两个女儿,俺姊妹俩一走,她怎么办呢?晚年将近,谁来照顾这个实际问题,如何解决呢?如果能把对象娶到娘家那就好了。我把这个想法和对象公婆说了,结果她们都通情达理,没费多少口舌,事情就说妥了。这样我就把女婿娶到了俺家里,在当时俺公社还是第一个。我想移风易俗是个好事,共产党员应该件件事跑在前头。在生一个孩子的问题上,当然也不能例外。于是我下了决心,除我自己外,又找来亲戚朋友和村支部书记一块来做母亲的工作。最后,母亲终于愉快的同意了。对象也把公婆那头说好了,我就带头报名只生一个孩子;到医院做了流产手术,退了生育指标。这样在自愿报名只生一个孩子工作中我又带了个好头。在我的带动下,其她两个怀孕对象也很快流了产、报了名。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俺大队所有一个孩子的夫妇全部报名只生一个孩子。第一个向公社党委报了捷,受到了公社的表扬和祝贺。

 

我在支部分管计划生育工作,我知道这件工作的艰巨性。做好这件事需要大量的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所以我从不指手划脚,发号施令,始终坚持既亲自抓又具体干。平日我总是和妇女干部一起走东家串西家搞宣传工作,遇到问题,一块想办法,和她们一样为计划生育工作操心,跑腿出力。

 

我从实践中认识到,要做好计划生育工作,一要有不厌其烦的工作态度,二要有不怕讽刺打击的坚强精神,这样工作起来才能一鼓作气,解决问题,收到成效。在发动一孩化运动中,社员仲维年夫妇总是不报名,我们通过再三说服总算报了名、填了表。结果就在召开授奖大会之前,夫妇俩打起仗来丁,妻子吵,丈夫闹,声明报表作废,拒绝领取奖品,造成很坏的影响。问题出现后,我既没有灰心丧气,又没有急于求成,而是把他们的问题先放下,照常开了授奖大会,表彰了先进分子。而后,我亲自到他家里重新做细致的思想工作,功夫不负苦心人,经过深入细致的说服教育,夫妻俩认识提高了,问题解决了,主动到大队道了歉,并领取了证书和奖品。

 

《公开信》发表后,我们就积极利用各种形势进行宣传;配合支部组织党团员、干部学习讨论控制人口增长的重大意义和党团员应起的模范带头作用。通过学习提高认识,端正态度,党员干部都纷纷表示,一定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带头实行计划生育和宣传计划生育。团支部主动配合我们开好青年会,学习了《公开信》和《新婚姻法》,搞清晚婚和计划生育与青年人的理想前途和四化建设的关系。全大队50多名青年都制定了晚婚计划。去年俺大队结婚青年平均年龄达到25岁,并都签订《新婚晚育合同》书。

 

为了用政策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对上级的有关规定,我们认真贯彻,条条落实,同时,结合我们大队的实际情况;我们还积极倡导支部制定的一些具体制度和公约。从而,使计划生育做到经常化、制度化,成为群众的自觉行动。一孩化工作越来越顺利,越来越巩固,基本形成了制度。    由于我们工作中一般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公社跟我们叫“放心大队”。但是我们不骄傲、不麻痹,决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一力,八一年基月一十1f日

现在想吃后悔药都没有卖的了!傻而且天真=愚昧无知
难道当官就真的很重要吗?重要的连自己的根都刨了。幸运的是春秋时期没有计划生育,有的话老祖也生一个就结扎。看今天谁还在这瞎白话!
QUOTE:
以下是引用仲伟利在2010-6-5 20:20:30的发言:
难道当官就真的很重要吗?重要的连自己的根都刨了。幸运的是春秋时期没有计划生育,有的话老祖也生一个就结扎。看今天谁还在这瞎白话!

[em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