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仲子

历代帝王为何尊孔
本帖最后由 仲伟利 于 2012-10-21 08:04 编辑

    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家族能够象孔氏家族这样,历经2500多年,不为任何朝代或政治变化所动,世代相传,苗裔四布。      
     孔子一生贫寒,周游列国14年,凄凄遑遑,不为权贵所容,时不时被人讥笑,“累累若丧家之犬”。孔子没有想到,自己死后享尽荣华尊贵,封号是不断加冕,一直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孔氏家族开始受益于孔子是在西汉初年,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时候开始的。公元前195年,刘邦“自淮南过鲁,以太牢祀孔子”,同时封孔子九代孙孔腾为“奉祀君”,开帝王祭孔先河。刘邦是无赖出身,对儒生很是蔑视,可是当叔孙通制定礼仪之后,使他感受到帝王的威严,他发现孔子对帝王还有用处。到了汉武帝时,采取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将儒术定于一尊,尊孔也就成了各朝各代的应有之义。一方面是封官加爵,如汉平帝封孔子为公爵、褒成宣尼公,北周静帝封之为郇国公,武则天封之为隆道公,唐玄宗又晋升之为文宣王,宋真宗加谥为玄圣文宣王,不久改为至圣文宣王,元成宗又谥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另一方面就是封号,如北魏孝文帝称孔子为文圣尼父,隋文帝尊为先师尼父,唐太宗尊为先圣,明世宗称孔子为至圣先师,清世祖加称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又称至圣先师。不仅给孔子加官进爵,连他的子孙也是世代富贵,1055年,宋仁宗封孔子46代孙孔宗愿为“衍圣公”,它的意思就是世世代代永衍续。后来孔府也称“衍圣公府”、“圣府”,成为仅次于明清皇宫的最大府邸。
      历代帝王都尊孔,是想用孔子的理论为专制服务,再用御用文人进行不断的篡改充实利用改造,创建一整套的封建专制的文化心理、思维定势、价值取向、行为规范,仁义道德忠孝节义的理论冠冕堂皇,使残酷的等级社会看起来合情合理。帝王们喜欢孔子,看重的是三纲五常、四维八德,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事君以忠”,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至于孔子所说的“仁者爱人”、“为政以德”、“博施于民,而能济众”,哪一个皇帝又听得见做得到。孔子成了帝王叶公好龙、欺世盗名的工具,隋文帝开科取士,用孔子的思想禁锢着天下人是思想,唐太宗兴奋不已:“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后世有人感叹:“太宗皇帝真长策,赚得英雄尽白头”。康熙和他的孙子乾隆尊孔到了极点,乾隆祭孔9次,甚至传说他把他的女儿都嫁给了孔家。可就是这祖孙皇帝俩搞专制也搞到极点,大兴文字狱一百多起,株连一万多人,连写“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这样的诗都要被杀头,恐怖统治,无所不为,知识分子只好埋在故纸堆里明哲保身了。这还哪有一点“温良恭俭让仁义礼智信”,专制者是没有任何一丝温情的,帝王尊孔就是为了专制,而专制又需要尊孔。他们左手拿着专制的大棒,右手打着孔子的旗号,决不允许任何异端的存在,决不允许人挑战权威。西晋嵇康的说了句“非汤武而薄周孔”就被杀头。明朝的李贽说了句“不以孔子是非为是非”就被投入监狱。统治者害怕别人怀疑孔子,因为孔子是被统治者神话的对象,是统治理论的化身,如果孔子不再神圣了,那么专制者又拿什么理论来愚弄百姓呢?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14
本帖最后由 仲伟利 于 2012-10-21 08:20 编辑

附:《子寿终录》

  子寿寝前弥留少时,唤诸弟子近叩于榻侧。子声微而缓,然神烁。嘱曰:
  吾穷数载说列侯,终未见礼归乐清。吾身食素也,衣麻也,车陋也,至尽路洞悉天授之欲而徒弃乃大不智也。
  汝之所学,乃固王位,束苍生,或为君王绣袍之言。无奈王者耳木,赏妙乐如闻杂雀鸣,掷司寇之衔于仲尼,窃以为大辱。其断不可长也。鸿鹄伟志实毁于为奴他人而未知自主。无位则无为,徒损智也,吾识之晚矣。呜呼,鲁国者,乃吾仕途之伤心地也。汝勿复师之辙,王不成,侯为次,再次商贾,授业觅食终温饱耳,不及大盗者爽。吾之所悟,授于尔等,切记:践行者盛,空叙者萎。施一法于国,胜百思于竹。吾料后若有成大器之人君,定遵吾之法以驭民,塑吾体于庙堂以为国之魂灵。然非尊吾身,吾言,乃假仲尼名实其位耳。
  拥兵者人之主也,生灵万物足下蛆;献谋者君之奴也,锦食玉衣仰人息。锋舌焉与利剑比乎?愚哉!旷古鲜见书生为王者,皆因不识干戈,空耗于文章。寥寥行者,或栖武者帐下,或卧奸雄侧室。如此,焉令天下乎?王座立于枯骨,君觞溢流紫液,新朝旧君异乎?凡王者祈万代永续,枉然矣!物之可掠,强人必效之;位之可夺,豪杰必谋之。遂周而复始,得之,失之,复得之,复失之,如市井奇货易主耳。概言之,行而优则王,神也;学而优则仕,奴耳;算而优则商,豪也;痴书不疑者,愚夫也。智者起事皆言为民,故从者众。待业就,诺遁矣。易其巧舌令从者拥主,而民以为然。故定乾坤者必善借民势。民愚国则稳,民慧世则乱。
  武王人皆誉之,纣王人皆谤之。实无异也!俱视土、众为私。私者唯惧失也。凡为君者多无度,随心所欲,迎其好者,侍君如待孺子。明此理,旋君王如于股掌,挟同僚若持羽毛,腾达不日。逆而行之,君,虎也,僚,虎之爪也,汝猝死而不知其由。遇昏聩者,则有隙,断可取而代之。
  治天下者知百姓须瘦之。抑民之欲,民谢王。民欲旺,则王施恩不果也。投食饿夫得仁者誉,轻物媚予侯门其奴亦嗤之。仁非钓饵乎?塞民之利途而由王予之,民永颂君王仁。
  御民者,缚其魂为上,囚其身为不得已,毁其体则下之。授男子以权羁女子,君劳半也。授父以权辖子,君劳半之半也。吾所言忠者,义者,孝者,实乃不违上者也。
  礼者,钳民魂、体之枷也。锁之在君,启之亦在君。古来未闻君束于礼,却见制礼者多被枷之,况于布衣呼?礼虽无形,乃锐器也,胜骁勇万千。
  乐者,君之颂章也。乐清则民思君如甘露,乐浊则渔于惑众者。隘民异音,犯上者则无为。不智君王,只知戟可屠众,未识言能溃堤,其国皆亡之。故鼓舌者,必戳之。
  吾即赴冥府,言无诳,汝循此诫,然坦途矣!切切。
  言毕,子逝。


孔子临终遗言(白话文版)
  孔子临终前,叫他的弟子们都跪在了他的床旁边。孔子虽然说话声音小且慢,但精神却很好。并开始嘱咐弟子们:
  我多年来游说各国的君王,但最终也没有看到秩序恢复,舆论一律的局面。我这一辈子,没吃啥好的,没穿啥好的,乘的车也很不像样。快到死了我才明白,上天让我享受的东西我却没有去享受,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你们跟我学的那些东西,都是些为了巩固君王的王位,控制老百姓,或着是歌颂君王的学说。但君王听不进道理,美妙的音乐他们听起来就像是麻雀喜鹊乱叫。他们随便给了我一个司空的官来糊弄我,是对我的莫大侮辱。这样的君王不会长久。我的伟大理想没有实现是因为我只知道给他人做奴才,而不知道自己当主子。手中没有权利,就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是白白浪费自己的智慧,这一点我知道的太晚了。唉,鲁国啊,你是我当官路上的伤心之地呀。你们可千万不要走我的老路,当不成国王,也要当侯,再不行也要成为大商人。当教书先生最多也就是混口饭吃,还不如江洋大盗活得滋润。
  我给你们说的这些都是我悟出来的,但你们必须记住:只有行动才能事业昌盛,只是空谈便一事无成。把一个想法真正地付诸实施了,胜过把一百个想法写在竹子上。今后那些有作为的君王,肯定会按照我的办法管老百姓,并且为我修庙塑像,把我当作老百姓顶礼模拜的精神偶像。然而,他们并非真心尊崇我以及我的说教,不过是借我的名字巩固他们的王位罢了。
  拥有军队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人君,他们把老百姓看得就像虫子一样微不足道。出谋划策的人只能给国王当奴才,要想吃好的穿好的还得看主子的脸色。再能说会道的舌头能和军人的利剑比试吗?太愚蠢了。自古以来很少见到有书生当君王的,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掌握军队。智慧都消耗在了写文章上。即使有个别实践者,也不过是给掌握兵权的人打下手,或者给那些想图谋篡位的人当谋士。这样怎么能号令天下呢?
  君王的宝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如果财物可以通过打劫得到,强悍的人就会效仿。如果王位可以被抢过来,那些英雄豪杰就会想办法夺取。这样就会没完没了的你争我夺,得到的会失去,其他人再夺到,再失去。就和自由市场上的紧俏商品一样,经常换买主。概括地说,实践得法者就可以成王,那就是神;读书读得好可以当官,但终究也不过是个奴才;谋划精道经商可能成功,那就是富豪;迷信书本而不怀疑书本的人就是愚蠢之人。
  聪明的人在夺取天下时,会声称他这样做是为了老百姓,所以追随者就很多。等他的事业成功了,原先许的诺言就不见影了。但他会换个说法,让老百姓拥戴他为王,而老百姓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所以,想得天下的人必须善于借助老百姓的力量。民众愚蠢了,国家就稳定;老百姓聪明了,世道就会乱。
  人们都对周武王赞誉有加,对殷纣王却大肆声讨。实际上他们是一路货色。他们都把国土和百姓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财产拥有者最怕的就是失去财产。大多数国王往往干什么都没有节制,想咋胡来就咋胡来,只要你们投其所好,伺候国王其实就和哄小孩一样容易。明白了这些道理,你们就会把国王玩弄于股掌之中,对付同事就像拿起一根羽毛一样轻松,很快就会飞黄腾达。如果不这样的话,国王就会像老虎,同事就是老虎的爪子,你突然死了都不知道是咋死的。遇到你伺候的君王是个糊涂蛋,那就有机可乘了,你就应当毫不犹豫地夺取他的王位。
  统治国家的人明白要让老百姓穷的道理,老百姓的欲望少了,就会感谢国王。老百姓的欲望多了,国王给了老百姓好处,他们也不领情。你给饥饿的人一点吃的,他就会赞誉你仁慈,你把轻的礼物送给大户人家,连他家的佣人都瞧不起你。仁慈难道不是个鱼饵吗?把老百姓赚钱的路都堵死,而他们想要什么只能从国王那里得到,老百姓才会称颂国王仁慈。
  控制老百姓的方法,上策是控制他们的思想,不得已时才把他们关在监狱里,杀头是下策。让男人把女人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一半的老百姓。再让父亲把子女都管住,国王就只用管四分之一的老百姓。我所说的忠,义,孝实质是不违背上级的意思。
  所谓礼,就是锁住老百姓灵魂与肉体的枷锁。锁住或者打开全由国王说了算。自古以来也没见过礼能约束国王的。而那些制订礼的人却有不少蹲了大狱,更何况普通老百姓呢。礼虽然摸不见,但却是锐利的武器,胜过千万勇敢的军人。
  所谓乐,就是歌颂国王的文章。舆论一律了,老百姓思念国王就像久旱盼甘露一样,如果让老百姓想说啥就说啥,那些煽动群众的人就会得利。不要让老百姓胡说八道,那些犯上做乱的人也就无计可施了。不明智的国王,只知道刀枪可以镇住百姓,却不知道言论也可以把大堤毁了。所以,他们的国家都完蛋了。对于用言论煽动百姓的人,一定要格杀勿论。
  我是就要死的人了,绝不会胡说,如果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必会走上阳关大道。一定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这些话后,孔子去世。
拜读了!
中国历代封建帝王大搞尊孔而把孔子捧上“九五之尊”的地位,那自然不是要生前十分落泊的穷教书匠孔丘来当皇帝。而是窃取他的某些理论来确立自己的君权——彻底否定中华传统的“民本”思想和“君权民授”的观念,而确立“君权天授”的封建帝王统治歪理。用现代话来讲就是搞一场反民权、反民主,确立君权、官僚精英专制的政治运动。

见地深刻!
仲跻明(潍坊) 发表于 2012-10-21 10:32
中国历代封建帝王大搞尊孔而把孔子捧上“九五之尊”的地位,那自然不是要生前十分落泊的穷教书匠孔丘来当皇帝。而是窃取他的某些理论来确立自己的君权——彻底否定中华传统的“民本”思想和“君权民授”的观念,而确立“君权天授”的封建帝王统治歪理。用现代话来讲就是搞一场反民权、反民主,确立君权、官僚精英专制的政治运动。
见地深刻
本帖最后由 仲维光 于 2012-10-21 16:27 编辑

无能去谈,宁可不谈,在一个认子路为先祖的后人论坛中,亵渎先祖光芒,未免不可取。

我的西学根底,时下国人没几个人可及,读过西人各类著述,却更不敢对先人妄言。如今想到青少年时代的妄自尊大的反封建、反传统就感到羞愧。

翻录陈寅恪诗:
“八股文章試帖詩,宗朱頌聖有成規。白頭宮女哈哈笑,眉樣如今依旧時。”
(原诗最后一句为:眉样如今又入时。此处连“又入时”都不配称)
孔子是中国传统的一部分,但是不等于中国传统的全部。孔子是人,不是神,客观的评价很重要。把孔子捧向至高无上的地位,与打成“孔老二”,一样都是极端。但是如果都是歌舞升平鼓吹孔子,鼓吹先祖子路,我认为这也是悲哀,大大的悲哀,坐井观天。
本帖最后由 仲伟利 于 2012-10-21 17:04 编辑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山呼万岁的不一定都是忠臣孝子,据理力争的也不一定就是佞臣逆子。
拜读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说着别人的话,走着自己的路。闲来无事,发发感慨罢了!
拜读了
治国理政的工具
孔孟之道为一切统治阶级所宠爱、推崇;为一切被统治阶级所吐弃。
自五四运动以来,孔孟的一套理论逐渐被接受现代思想的人们所摒弃。用孔孟之道治理国家可能是行不通了,但用孔孟之道宣传我们的历史悠久是有力的证明。
回复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