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子学行录》之十三:结缨 看全部

 

    1.孔子哭子路于中庭。有人吊者,而夫子拜之。既哭,进使者而问故。使者曰:“醢之矣。”遂命覆醢。fficeffice" />

《礼记·檀弓上》

    2.哀公十五年,卫蒯聩强孔悝盟。卫孔圉娶太子蒯聩之姊,生悝。孔氏之竖浑良夫,长而美,孔文子卒,通于内。太子在戚,孔姬使之焉。太子与之言曰:“苟使我入获国,服冕乘轩,三死无与。”与之盟,为请于伯姬。

    闰月,良夫与太子入,舍于孔氏之外圃。昏,二人蒙衣而乘,寺人罗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栾宁问之,称姻妾以告。遂入,适伯姬氏。既食,孔伯姬杖戈而先,太子与五人介舆报从之,迫孔悝与厕,强盟之,遂劫以登台,挛宁将饮酒,炙未熟,闻乱,使告季子季子。召获驾乘车,行爵食炙,奉卫侯辄来奔。

    季子将入,遇子羔将出,曰: “门已闭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践其难”。季子曰:“食焉,不避其难。”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门,公孙敢门焉,曰:“无入为也。”季子曰:“是公孙也,求利焉,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且曰:“太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继之。”且曰:“太子无勇,若潘台半,必舍孔叔。”太子闻之惧,下石乞、孟敌子路。以戈击之,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孔子闻卫乱,曰:“柴也其来,由也死失。”

《左传·哀公十五年》

    3.初,卫灵公有宠姬曰南子。灵公太子蒯聩得过南子,惧诛出奔。及灵公卒而夫人欲立公子郢。郢不肯,曰:“亡人太子之子辄在。”于是卫立辄为君,是为出公。出公立十二年,其父蒯聩居外,不得入。子路为卫大夫孔悝之邑宰。蒯聩乃与孔悝作乱,谋入孔悝家,遂与其徒袭攻出公。出公奔鲁,而蒯聩入立,是为庄公。方孔悝作乱,子路在外,闻之而驰往。遇子羔出卫城门,谓子路曰:“出公去矣,而门已闭,子可还矣,毋空受其祸。”子路曰:“食其食者不避其难。”子羔卒去。有使者入城,城门开,子路随而入。造蒯聩,蒯聩与孔悝登台。子路曰:“君焉用孔悝?请得而杀之。” 蒯聩弗听。于是子路欲燔台,蒯聩惧,乃下石乞、壶攻子路,击断子路之缨。子路曰:“君子死而冠不免。”遂结缨而死。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4.卫蒯聩乱,子路兴师往,有狐黯者,当师曰:“子欲入耶?”曰:“ 然。”黯从城上下麻绳钓子路,半城,问曰:“为师耶?为君耶?”曰:“在君为君,在师为师。”黯因投之,折其左股,不死,黯开城欲杀之,子路目如明星之光耀,黯不能前,谓曰:“畏子之目,愿覆之。”子路以衣袂覆目,黯遂杀之。

《太平御览》三六六引《论语隐义》

5.颜渊死,子曰“天丧予”。子路死,子曰“天祝予”。孔子自伤之辞,非实然之道也。孔子命不王,二子寿不长也。不王不长,所禀不同,度数并放,适相应也。——《论衡·偶会》

《论衡·卷三·偶会》

6.子路感雷精而生,尚刚好勇。死,卫人醢之。孔子覆醢,每闻雷声恻怛耳。

《太平御览》八百六十五引东汉·应劭《风俗通》

7.颜回问子路曰:“力猛于德而得其死者,鲜矣,盍慎诸焉。”孔子谓颜回曰:“人莫不知此道之美,而莫之御也,莫之为也,何居为闻者,盍日思也夫。”

《孔子家语·卷五·颜回》

    8.子路与子羔仕于卫,卫有蒯聩之难。孔子在鲁,闻之曰:“柴也其来,由也死矣。”既而卫使至,曰:“子路死焉。”夫子哭之于中庭,有人吊者,而夫子拜之,已哭,进使者而问故,使者曰:“醢之矣。”遂令左右皆覆醢,曰:“吾何忍食此。”

《孔子家语·卷十·曲礼子夏问》

    9.孔子闻卫乱,曰:“嗟乎,由死矣!”已而果死。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10.孔子闻卫乱,曰:“嗟乎!柴也其来乎!由也其死矣!”

《史记·卫世家》

    11.明岁,子路死于卫。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曰:“赐,女何来其晚也?”孔子因叹,歌曰:“泰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因以涕下。

《史记·孔子世家》

12.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

《公羊传·哀公》

13. 初定十四年,世子蒯奔宋。及公卒,子立,是出公。哀十五年,蒯良夫入卫,迫孔悝强盟之,遂劫以登台。季子闻乱将入,遇子羔出,曰:“弗及不难。”季子曰:“食焉不避其难。”子羔遂出。子路入及门,焉,曰:“也。”季子曰:“是公也,求利焉,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曰:“太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之。”且曰“太子勇,若燔半,必舍孔叔。”太子惧,下石乞、盂子路,以戈之,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孔子闻卫乱,曰:“柴也其来,由也死矣。”

宋·王当《春秋臣传·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