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老祖----子路之勇》 看全部

  孔子的“三千门弟子,七十二贤人”中,子路老祖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子路是仲由的字号,又字季路,小孔子9岁,以政事和勇气闻名于世。

  子路老祖的才能是“政事”,孔子在评论其弟子时说:“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论语·先进》)“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论语·公冶长》)子路曾为季氏宰和卫国大夫孔悝的邑宰,将其从政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子路对自己的从政才能也很自负,说:“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论语·先进》)先秦时候,政事和司法并未分开,政事就包含着司法,因此子路也是一个相当称职的法官,孔子曾称赞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论语·颜渊》)前半句称赞了子路超乎寻常的断案能力,后半句表达了办案的及时性要求,正应了一句司法格言“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关于孔子收子路的传说版本众多,但都承认子路先是羞辱孔子,后又折服于孔子的人格和智慧而拜孔子为师,从“暴孔子”到“师孔子”这种转变也说明子路具有“闻过则改”的勇气,孔子不计前嫌,将曾经羞辱他的人收为爱徒是何其的宽容之心,“子路拜师”正是“名师出高徒”的写照。

  子路老祖具有先天性的勇气,孔子收其为徒后又注意培养他的这种勇气,“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论语·宪问》)也就是对于君主,不要谄媚欺骗,而是犯颜直谏规劝他。犯颜直谏是要冒风险的,对反复无常的昏君犯颜直谏,轻则受冷落丢官,重则进监狱丧命,比干就是前车之鉴,所以大部分官僚在君主面前明哲保身,噤若寒蝉,甚至溜须拍马,投其所好,铮铮谏臣从来都是很少的。但是正如孔子所言:勇者不惧,“非其鬼而祭之,谗也。见义不为,无勇也。”《论语·为政》)君子为真理正义要挺身而出,敢于作为,哪怕因此丧失金钱、自由和生命也义无反顾、在所不惜,子路老祖就是这样一位勇士。

  即使在尊师孔子面前,子路这种勇气也表现无遗,与颜回等在孔子面前的和颜悦色相反,子路一旦看到孔子作了什么在他看来的不义之事,立即形怒于色,甚至当面责问,将亚里士多德的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贯彻到实践中,这需要何等的勇气。

  仅在《论语》中,子路就将这种对孔子的勇气无意识地表现了几次:其一,孔子见了声名狼藉的南子,子路怒气冲冲,孔子情急之下,发誓说“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论语·雍也》)其二,“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载?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论语·阳货》)其三“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论语·阳货》)这真是义正词严、毫不留情的指责,孔子只好解释道:“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糜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栽?焉能系而不食。”(《论语·阳货》)子路的勇,因“义”而发,是真正的“勇”,他向孔子请教说:“君子尚勇乎?”孔子回答说:“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论语·阳货》)这是君子之“勇”,是难得可贵的。

  尽管子路勇于责难孔子,孔子依然非常喜爱子路,“闵子侍侧,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论语·先进》)看见弟子们英才勃发、卓尔不群,作老师的当然是乐在心里;但率直刚强、疾恶如仇的爱徒子路在当时的恶劣环境中,其命运是可想而知的,这怎么能不令仁师担心呢?子路后来果然惨死于卫国内乱中,孔子“哭子路于中庭。”(《礼记·檀弓上》)子路之死,更彰显了他大义凛然的勇气,因为卫国发生叛乱时,子路年事已高,而叛军人数众多,子路并不因此退避逃生,而是毅然前往平叛,虽然战死,却名留青史,为后人景仰。

  孔子提出了“智、仁、勇”这三种德性(“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论语·子罕》),这三种德性都是法律人所应该具备的,但我们认为当今法律人最缺乏的和最需要的就是“勇”。法学研究者知道怎样的一种法学理论,司法人员知道怎样判案,律师知道怎样辩护,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勇气,害怕自己的饭碗丢了、收入少了、人得罪了或其他顾虑,就不能按照所知道的去做,因此荒唐的法学理论、荒唐的司法判决、荒唐的辩护都能够大行其道,为什么司法判决被权力绑架、被舆论绑架、被人情绑架、被关系绑架、被利益绑架、被无知和偏见绑架等等,不就是因为我们的司法人员没有勇气予以抵制吗?子路之勇难道不值得法律人学习吗?
既有勇,又有谋,德才兼备,粗中有细
子路之智,非大圣所察,孔莫不过一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