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人调研] 修谱纪行之十一·南屯 看全部


    前边的话:修谱结束后,纪行本应写完同时发到网站,因家中事务绕身,没有时间动笔,故而拖到今天,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也算献给大家一份迟到的报道吧!

修谱纪行之十一·南屯

IMG_20171215_112909.jpg (375.39 KB)
(下载次数: 0, 2018-1-29 16:09 上传)

    日期:12月15日
    地点:南宫市
    天气:阴
    气温:零下7度
    时间:上午8点30分
    今天要去的地方是邢台市南宫市王道寨乡南屯村。南屯村位于南宫市东南15公里初,距G20青银高速1公里,北面是开河村。南北200米,东西350米,村民200户,人口1000人,该村主要有仲、邴、丁、王、贾等姓氏。仲氏始迁祖为60代仲志,系属北宗南支,迁自清河县陈二庄。
    伟为叔开车很快来到南屯村,进村后我们选在一代销店门前停下车,我向店中一中年妇女询问该村姓仲的在哪住,她告诉我:“你们走过了,往回走过两个路口再问,就到了。”伟为叔调车原路返回,走过两个路口,见街上有四位中年男子在晒着太阳闲聊。伟为叔停车摇下车窗玻璃,问道:“老乡你好,请问姓仲的在哪住?”一位男子抄着手走到车前答道:“您找姓仲的干嘛?”伟力叔说:“我们都姓仲,是来修家谱的。”这时我和仲磊、仲超都下来车,仲磊掏出身份证让他们看,那男子说:“我们也姓仲,你们是来修家谱的,那好啊,我领你们找大辈。”后来才知道这位中年男子名叫仲伟治,他所说的大辈是跻字辈的一位老人家,正巧放羊没在家。他又带我们去了三年前我和沧州崇德哥找过的伟浦叔。到了伟浦叔家,掀开棉门帘走进堂屋,见伟浦叔和婶子正忙着剥棉挑(拔棉材后上边没开的棉桃,晒干后,剥开棉桃,取出绵纤维再卖钱)。我握着伟浦叔那布满老茧的手说:“叔,还认识我吗?”叔说:“认识,上次你和沧州的崇德一起来过,他没来?”我说:“崇德哥有事,这次没能一起过来。”我把伟为叔、仲磊、仲超作了介绍,并把这次来的重要性说了一遍。伟浦叔转身指着带我们来的那位中年男孑说:“伟治,你把我给你的家谱拿来,让他们爷几个看看”。伟治叔说:“没在我家,让我侄前几天拿去了,他说看看。”伟浦叔忙说:“快去他家给我要回来,快去!”伟治叔没敢怠慢,立即夺门而出。伟浦叔对我们讲:“前段时间身体不好,我岁数也大了,怕过不了这一关,所以我把祖传的家谱和新整理的族人入谱资料交给我信赖的兄弟伟治,让他精心保管。”我们听着老人的叙述,忘掉了身上的寒意。伟浦叔堂屋四间,没有取暖设备,就连一个取暖炉子也没舍得点,屋里屋外温度相差无几。说着拉着,半小时过去了,不见伟治叔回来,伟浦叔让婶子再去找。婶子回来说家侄根本没拿,这时,伟浦叔大怒,气乎乎地说:“我亲手交给他的,怎么没见呢?”一边说一边向屋外走,我怕生气,赶紧跟了上去,伟为叔也随后跟上。
    我们来到伟治叔家,伟治叔一看伟浦叔怒气冲天,吓得二话没说,立刻从另一屋提来一个袋子,我解开袋子一看,全是家谱,我小心翼翼地一捆一捆地从袋子里把家谱请出,打开一看,是清嘉庆版和光绪版的《仲氏族谱》,在里边找到伟浦叔新整理的族人入谱资料,资料虽然有些简单,作为一个古稀老人能做到这一点,已让我们为之感动和敬佩。
    我和伟为叔捧着《仲氏族谱》,向伟浦叔家走去,在路上我心中暗想:不能怪伟治叔,他没有错,对不知来路的陌生人,留一手是对的,这充分说明他警惕性高、保护家谱意识强,伟浦叔的接班人没选错!
    进屋后把家谱摆好,大家惊叹不已,历时多年,家谱尚能保存这么好,实属不易。经检查,少了一本光绪三十年的谱,新河、清河、南宫的内容就在里面。询问后得知,该谱被借阅,辗转多人,至今没找到。
    临行前,我们又仔细交待了入谱的几个要素,谢绝了族人的挽留,前往清河县。


嘉庆、光绪两套族谱,能保存这么全实属不易。
可惜把新河的丢了
辛苦了,仲磊
辛苦了
偶尔看到这个帖子,还是感动!
续谱不易,续谱人更难。辛苦了,向你们致敬!
仲伟浦堂叔,续谱亲人们!谢谢你们!
辛苦啦
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