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彚校集釋 看全部

子羔.jpg (32.19 KB)
(下载次数: 0, 2018-11-29 20:40 上传)

      ○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子曰:“賊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爲學?”子曰:“是故惡夫佞者!”
      彚校
      子路使子羔爲費宰,《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作“使子羔爲費、郈宰。”《論衡·藝增篇》:“子路使子羔爲郈宰,孔子以爲不可。” 《釋文》:《左傳》作“子羔”,《家語》作“子高”,《禮記》作“子臯”,三字不同,其實一也。《後漢書·劉梁傳·注》引文“使”上有“將”字。○劉氏《正義》:戴氏望說:“《史記》‘費’字後人所增。張守節《正義》引《括地志》,釋郈在鄆城宿縣,未言費所在,知所見本無‘費’字。《漢地理志》東平國無鹽縣有郈鄉,今山東東平州東境也。子路以墮郈後不可無良宰,故欲任子羔治之。”案戴說頗近理。然《論語集解》亦不釋郈,則包周馬鄭諸家所據本皆作“費”,豈當時已文誤,莫之能正耶?○仲躋明按:蓋傳聞有二說,故異。
      何必讀書然後爲學,敦斯3011號寫本“書”作“詩”,定州簡本“後”作“后”。○仲躋明按:二本皆非。
      集釋
    【何晏集解】
      包曰:“子羔學未熟習而使爲政,所以爲賊害也。”(“子路曰”句)孔曰:“言治民事神,於是而習之,亦學也。”(“子曰”句)孔曰:“疾其以口給應,遂己非而不知窮者也。”
    【陸氏釋文】
      費宰,悲位反。夫人,音符。惡夫,上烏路反,下音符。給應,應對之應。
    【皇侃義疏】
      云“子路使子羔爲費宰”者,費,季氏采邑也。季氏邑宰叛,而子路欲使子羔爲季氏邑宰也。云“子曰賊夫人之子”者,賊,猶害也,夫人之子,指子羔也。孔子言子羔習學未習熟,若使其爲政,則必乖僻,乖僻則爲罪累所及,故云賊夫人之子也。張憑云:“季氏不臣,由不能正,而使子羔爲其邑宰。直道而事人,焉往不致弊;枉道而事人,不亦賊夫人之子乎?”云“子路曰”云云者,子路云,既邑有民人社稷,今爲其宰,則是習治民事神,此即是學,亦何必在於讀書然後方謂爲學乎?云“子曰”云云者,孔子以此語駡子路也。佞,口才也。我言子羔學未習熟,所以不欲使之爲政,而汝仍云有民神亦是學,何必讀書,此是佞辨之辭,故古人所以惡之也。繆協云:“子路以子羔爲學藝可仕矣,而孔子猶曰不可者,欲令愈精愈究也。而於時有以佞才惑世,竊位要名,交不以道,仕不由學,以之宰牧,徒有民人社稷,比之子羔,則長短相形。子路舉茲以對者,所以深疾當時,非美之也。夫子善其來旨,故曰‘是故惡夫佞者’,此乃斥時,豈議由乎?”
    【邢昺注疏】
      此章勉人學也。“子路使子羔爲費宰”者,子路臣季氏,故任舉子羔,使爲季氏費邑宰也。“子路曰: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爲學”者,子路辯答孔子,言費邑有民人焉而治之,有社稷之神焉而事之,治民事神,於是而習之,是亦學也,何必須讀書然後乃謂爲學也。“子曰:是故惡夫佞”者,言人所以憎惡夫佞者,祗為口才捷給,文過飾非故也。今子路以口給應,遂己非而不知窮己,是故致人惡夫佞者也。
    【朱子集注】
      賊,害也。言子羔質美而未學,遽使治民,適以害之。治民事神故學者事,然必學之已成,然後可仕,以行其學。若初未嘗學,而使之即仕以爲學,其不至於慢神而虐民者幾希矣。子路之言,非其本意,但理屈詞窮,而取辨於口以禦人耳。故夫子不斥其非,而特惡其佞也。范氏曰:“古者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蓋道之本在於修身,而後及於治人。其說具於方冊,讀而知之,然後能行,何可以不讀書也?子路乃欲使子羔以政爲學,失先後本末之序矣。不知其過而以口給禦人,故夫子惡其佞也。”
    【王氏稗疏】
      天子爲天下立社曰大社,自立社曰王社,諸侯爲百姓立社曰國社,自立社曰侯社,皆與稷同宮而別壇。大夫、士食於君,義無私報,以有稼穡之事焉,故《際法》曰“大夫成羣立社曰置社”,《月令》所謂“擇元日命民社”也。然大夫言社而不言稷,則有社而無稷矣,稷之神爲勵山氏,爲周祖弃,大夫卑,不敢與爲禮也。費之有社稷,僭也。古者有分土無分民,大夫且不得有民人,而況社稷乎?子路習於僭而不知,故夫子重斥之。
    【戴氏注】
      郈,魯叔孫氏邑。《地理志》云:“東平國無鹽縣有郈鄉,今山東東平州東境也。”子路以墮郈後不可無良宰,故欲任子羔之治。賊,害也。以子羔學未優不可仕,而郈數叛難治,故言害夫人之子,時子羔有親在焉。子路深疾當世仕不由學,以之宰牧,徒有民人社稷,故反言,若正待夫子明之。佞,才也。不學而才足理劇者,惡其不純乎道也。
    【劉氏正義】
    “有民人”者,“民”謂庶人在官,“人”謂羣有司,皆所以佐宰治事也。“有社稷”者,《際法》云:“大夫以下,成羣立社,曰置社。”鄭注:“大夫不得特立社,與民族居,百家以上則共立一社,今時里社是也。”“稷”者,穀神。《白虎通·社稷篇》:“人非土不立,非穀不食。土地廣博,不可徧敬也。五穀眾多,不可一一而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也。稷,五穀之長,故立稷而祭之也。稷者得陰陽中和之氣,而用尤多,故爲長也。歲再祭之何?春求秋報之義也。”夏氏炘《學禮管釋》:“社稷,皆祀土神也。土爰稼穡,社與稷不能分而爲二,言稷必兼言社,言社不必言稷,而稷在其中。鄭氏所謂稷者,社之細是也。社稷共祀於一壇,歷考諸經傳,祗有社壇,並無稷壇。自王莽官社之外復增官稷,光武州治之社無稷,而後世遂社稷分壇,失古義矣。”案:天子諸侯,行禮於社甚多。《白虎通》祗舉求報言者,以社稷皆土神,求報是其正祭,不煩廣說他事也。大夫祭社稷,亦是春求秋報,凡舉民事時皆同矣。“讀書”者,《說文》云:“讀,誦書也。”“書”者,《詩》《書》《禮》《樂》之統名。於時世卿持祿,不由學進,故子路言仕宦亦不以讀書爲重也。《韓詩外傳》:“哀公問於子夏曰:‘必學然後可以安國保民乎?’子夏曰:‘不學而能安國保民者,未之有也。’”即夫子此言之旨。《左氏傳》:“子皮欲使尹何爲邑。子產曰:‘未知可否?’子皮曰:‘願,吾愛之,不吾叛也。使夫徃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子產曰:‘不可。人之愛人,求利之也。今吾子愛人則以政,猶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子之愛人,傷之而已,其誰敢求愛於子?僑聞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與夫子此語意同。注“所以爲賊害”,正義曰:《說文》云:“賊,敗也。”“敗”“害”義近。注“疾其”至“知窮”,正義曰:上篇言佞事云:“禦人以口給。”給謂應之速,如供給者也。遂,猶成也。窮,謂禮窮也。
      ○仲躋明按:佞,巧言善辯。戴氏釋才非。

  • 2楼 仲磊
  • 2018-11-30 06:27
此文引用的资料很有代表性。您能费心找到、整理出来并阐述、考证,确实不容易。
阐述各家注解这么明晰,确非易事,向作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