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贤仲子

解读《宋高宗御制河内公赞》
      在山东省微山县鲁桥镇仲浅村仲子庙“卫圣殿”内,英武威严的仲子塑像左边立一石碑,上边刻有仲子章服像,并附《宋高宗皇帝御制赞》诗一首:“升堂惟先,千乘惟权。陵暴知非,委质可贤。折狱言简,结缨礼全。恶言不耳,仲尼赖焉。”我每次去仲子庙内看到此诗,都会浮想联翩,感慨万千。八百六十八年前的宋高宗皇帝,就能如此公正地评价仲子,高度地颂扬仲子。而近代的所谓“学者”们却一知半解,断章取义,不顾事实真相的对仲子妄加评论,损坏了仲子的光辉形象。为让大家走出他们这个怪圈,更清楚的了解仲子,今将此诗解读如下:
      升堂惟先,意思是说孔子弟子中,唯有仲子在音乐造诣上最先达到“升堂”级别。理论根据是,《论语·先进篇第十一》载: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之入室也。”这段话的意思是,仲子在孔子门前鼓瑟,孔子有些不耐烦地说:“仲由鼓瑟怎么到我门前来了呢?”一些看老师脸色行事的门徒们就不尊敬子路了。可事后,孔子冷静一想,马上明白了子路在他门前鼓瑟的真正用意,是让孔子给予音乐方面的指点和评价。所以又非常高兴的说道:“仲由鼓瑟的音质很好,已达到升堂程度,技巧上还稍欠精通,暂时还达不到入室的标准”。纵观《论语》及其它典籍,孔子没对其他任何弟子作过音乐方面的评价。所以,宋高宗皇帝称赞仲子“升堂惟先”。
      千乘惟权,千乘,是千辆的意思,战国时有千辆兵车的国家,称千乘之国,属大国强国。惟权,是说孔子弟子中,惟有仲子能执掌军政大权。《论语·公冶长第五》载,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家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不知其仁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意思是:孟武伯问孔子说:“子路仁德吗?”孔子说:“不知道。”于是又问,孔子说:“仲由么,在拥有千辆兵车的大国里,可以让他掌管军政大事,能不仁德吗?”孟武伯又问:“冉求怎么样?”孔子说:“冉求么,在拥有千户人家的城镇里,在有百辆兵车的封地里,可以让他做总管,能不仁德吗?”孟武伯再问:“公西赤怎么样?”孔子说:“公西赤么,穿上官服立于朝,可以让他接见外宾,并与之交谈,能不仁德吗?”从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在孔子弟子中,确实惟有仲子能执掌千乘之国的军政大权。故称“千乘惟权”。
      陵暴知非,是取自《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意思是:子路性情纯朴,尚勇有力,性格刚强直爽,头戴公鸡样式的帽子,身上佩带公猪牙状的饰品,对孔子极不尊重,欺陵施暴。孔子设之以礼,少加诱导规劝,子路后来改换了儒服,带上礼物,通过孔子学生的介绍,成为孔子的弟子。所以,宋高宗皇帝称赞仲子“陵暴知非”。
      委质可贤,委质的意思是,弟子委死质于师,臣子委死质于君。作为弟子,不但要尊敬师长,而且在关键时刻能为老师献出生命。作为臣子,要忠于君王,在国家危难时刻,要勇于献身,以死报效国家。
      仲子自拜孔子为师后,虚心好学,尊师重教。他一生追随孔子,不离不弃,帮助孔子几度摆脱困境,最终形成儒家思想体系,被世人誉为御侮捍道第一功臣。任蒲邑宰时,善政为民,孔子三称其“善”。在卫国发生宫廷政变的危难时刻,奋不顾身,战死疆场。《后汉书·列女传》称“子路至贤”, 所以,宋高宗皇帝称赞仲子“委质可贤”。
      折狱言简,折狱,是指判决案件,言简,是言简意赅的意思。《论语·颜渊篇第二十》载,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意思是:孔子说:“能用简练精辟的语言,既快又正确地判决案件的,就只有仲由吧!”片言,即片言只语的意思。宋高宗皇帝用了“言简”二字,不仅正确地解释了片言之意,而且也是对那些将“片言”错误地解释为“片面之辞”的所谓专家学者们最有力的讽刺。

结缨礼全,结缨,是说卫国发生宫廷政变,时年六十三岁的仲子,只身救难,奋勇杀敌。因年老体衰,寡不敌众,被敌人击断帽缨。在这生死关头,仍念念不忘孔子“君子死,冠不免”的礼仪教导,从容自若的系好帽缨,继续作战,被敌人凶残的砍落马下,剁成肉酱。仲子英勇就义、为国捐躯的感人事迹,被后人誉为“结缨遇难”。《后汉书·游侠传》称赞仲子“杀身成名,死而不悔”。礼全,是说仲子结缨遇难,一是全了“君子死,冠不免”的礼仪之礼,二是全了精忠报国的君臣之礼,因此称结缨礼全。
      恶言不耳,是出自《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中,(仲由)有勇力才艺,以政事著名。为人果烈而刚直,性鄙而不达于便通。仕卫为大夫,遇蒯聩与子辄争国,子路遂辄难。孔子痛之曰:“自吾有由,恶言不入于耳”。《孔丛子·论书第二》中,孔子还说:“自吾得由,恶言不至于门,是非御侮乎”!

从以上两句话中可以看出,孔子在未结识仲子之前,是经常无端地遭人当面羞辱、漫骂。更甚者,还有人竟敢上门闹事。其原因是,孔子三岁丧父,孤儿寡母,生活拮据,在社会上根本没有地位,人人瞧不起。十七岁时,去参加一贵族喜筵,被阳虎推出门外。孔子天资聪颖,且又勤奋好学,积累了不少知识。二十七岁时,为维持生机,想办学授徒,以他当时的社会地位和财力,谈何容易?二十八岁时偶然结识了仲子。在仲子的武力保护和震慑下,方“恶言不耳”。又经过两年的探索和筹划,孔子三十岁时,才正式办学,故有“三十而立”之说。
      仲尼赖焉,仲尼,指孔子,名丘,字仲尼。赖焉,是说孔子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依赖于仲子。仲子自拜师孔子后,除勤奋学习外,还负责保护孔子的人身安全,捍卫学校的稳定。孔子最初的学生有秦商、曾点(曾参之父)、颜路(颜回之父)、冉伯牛、仲由、漆雕开。他们分别小于孔子四岁、五岁、六岁、七岁、九岁、十一岁。几年后,他们就各自回家了,只有仲子一生伴随孔子,不离左右。此时的仲子,就是毕业留校的代课教师。至于颜回、冉雍、冉求等比仲子小二十岁,高柴小二十一岁,子贡小二十二岁。他们在仲子面前为小孩,属子侄辈。子游、子夏、曾参,他们分别小于仲子三十六岁、三十七岁、三十八岁,是孔子周游列国后期入学的学生。
      孔子的教学内容,主要是“六艺”,(礼、乐、御、射、术、数),当今曲阜建造了“六艺城”。其中“御”,是驾御战车。战国时期,两国交战,全靠战车,驾御技术的好坏,决定战争的胜败。“射”是指射箭的技术,这两门分别属军事和武学课题,孔子根本不懂。《论语·卫灵公篇第十五》,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陈,同阵,军队作战布列的阵势。俎豆,是祭祀用的礼器。意思是:卫灵公问孔子有关军队布阵的问题。孔子回答:“有关礼仪的事,我曾听说过,军队的事我没学过”。第二天便离开了卫国。御、射则是仲子的强项,是仲子完善了“六艺”的教学内容。
      孔子无论走到那里,都离不开仲子的保护和帮助。最困难时期,当属周游列国了。仲子放弃了自己任季氏宰的职务和优厚的生活,为周游列国这个团队保驾护航。他一面探幽访隐,寻渡问津;一面披甲仗剑,排忧解难。救莆困,解匡围。特别是陈蔡途中,绝粮七日,在众弟子“皆不及门”的最危难时刻,义无反顾地帮助孔子渡过难关。孔子意志消沉,立场动摇时,每次都是在仲子的批评鼓励下,重新振作起来的。《圣贤群辅录·广博物志二十》引《尸子》载:“仲尼志意不立,子路侍……”仲子虽然对孔子关怀备至,但是原则性极强,在仁德方面“当仁,不让其师”。他是惟一一个敢于正面批评孔子的人,也是惟一一个能够管得住孔子的人。孔子欲去公山不狃处、佛肸处,欲面见南子等等,均在仲子的规劝下,终止了错误行动。
      孔子从创办学校,发展教育,周游列国,传经布道,直至儒家学派的形成,完全有赖于仲子的保护和帮助。明朝的大学士夏言,曾说道:“思孔子则当思:孔子在日,及门之贤多矣,孰与绝粮于陈?孰与遭伐木于宋?孰与被围于匡?孰与隳三都而救鲁?孰与闻韶乐而去齐?则惟我仲子是赖!”仲子不但是孔子教育集团的组织者、管理者和保卫者,而且还是伟大的实践者,他以“三善治蒲”的政绩诠释了儒家思想的真谛,证实了孔子“仁政德治”的治国主张,是切实可行的最佳治国方略,为儒家学派的创立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与孔子不仅是教学相长的师生关系,也是亲密合作的同事关系,患难与共的战友关系,情同手足的兄弟关系。《宋高宗御制河内公赞》,文学水平之高,辩证能力之强,令人叹为观止。仅三十二字,就将仲子卓越非凡的政治、军事之才能,人神共钦的护孔、结缨之忠贞,独一无二的御侮捍道之殊勋,活脱脱地展现在世人面前,还大家一个真实的仲子。于是乎,日本学者井上靖说:“根据生前表现,孔子弟子们的排列顺序应为:仲由、颜回、端木赐……”。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9
    仲超老哥辛苦了,您久居农村,长期从事农业劳动,还这么热衷于仲子研究,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作以下三点补充。
    《仲子三墓志》提到的宋高宗御制赞,与此基本相同。只是“升堂惟先”写作“升堂推先”,不知何故。也可能是刻版时的错误。
    沭阳《仲氏宗谱》,“恶言不耳”作“恶言不入”。
    《仲里志》作宋理宗绍定三年御制,误。查杭州府学现存石刻,应为宋高宗绍兴十三年三月御制。
仲超辛苦了。如果结合宋高宗御制赞文中的“言简”,那么“片言”理解为“简练精辟”似较妥当。如果说仲子凭“单方面的供词”断案,那么可以认为:仲子威望高,做事公平,百姓(包括原告、被告)都不会、也不敢糊弄和欺骗他。建议查查先秦时期的文献,回到作者那个时代的语境,了解当时的“片”究竟有哪些含义。
对明叔的治学严谨表示非常钦佩!
高手在民间,农民并不低人一等!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教授只是他那行的专家,论喝酒,兆仁爷、跻明叔、我、昭固都是教授,某些人只是小学生!
跟跻明在网上聊过几次,海安会议没有来得及见面,感觉他热爱家族事业,喜欢钻研,对家谱也有兴趣,成为一个仲研方面的专家.
仲超务农,多年研究仲子孜孜不倦无个人所求!在家乡可称“文人”,即文化人。热衷于仲庙建设,是仲子历史研究会早期会员,基本没缺席过仲子研究的大小活动。宋高宗御制河内公赞撰文释意可谓正确通达,不愧好文!好文!!
曲阜仲伟亮 发表于 2019-9-27 14:04
仲超务农,多年研究仲子孜孜不倦无个人所求!在家乡可称“文人”,即文化人。热衷于仲庙建设,是仲子历史研 ...

说的好、对!文章写的很好。做人比文章更好。2018年10月15日,在仲浅午餐,与仲超父子同席,深有感触。
从仲超本家的研究文章中使我更加深刻的了解我们老祖的美德和能力
拜读仲超的解读,让我受益匪浅,对仲氏历史又了解了一些,有机会一定到现场去拜祭一下。感谢宗亲
回复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