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人调研] 仲将军访问记 看全部

      2009年6月4日清晨,首都北京的天气阴沉。前来参加全国关工委系统干部培训班的仲崇义,肩负着仲子历史研究会的光荣使命,还肩负着广泛联系族人的任务,借这次来北京开会之机,要会见一位仲家的长者,他就是仲肇良将军(1988年9月被中央军委授予少将军衔)。其实,仲崇义同志早在三年前就已和中国军科院军史部仲肇良将军了取得了联系,并多有电话沟通,始终没有见面。这次来北京开会,机会难得。抽时间去看一看自己的老长辈,一是把十几年仲研事业发展的情况作以汇报,并请他给以指导;二是把他那个村的家谱和仲研会的有关资料送去,给他一看,进一步密切仲研会同仲老的关系,以利仲研事业的发展。
      出租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仅半个小时,就来到了西山脚下的干休所。这是一个将军干休所,有门卫站岗。由于事先和他通了电话,到门口后,便请门卫给他家打电话,不一会,过来一位1.8米多的大个子老人迎接。崇义问:“您老姓仲吗?”他说:“是。”因为崇义知道他是老长辈,见面后马上向老人鞠躬,握手。老将军说:“到家吧。”他领着风尘仆仆几千里来北京的崇义,在院子里转了几个弯。看院外群山碧绿,看院内树木常青,院子非常幽静。他说“这个院子是第二干休所,住着60位老将军,我今年80岁了,还算是年轻的。”说着说着,来到了一幢三层小楼前,说:“这个楼门是,共三层,东北人称是楼中楼。”
      进楼后,受到了将军夫人(称老奶奶)热情诚挚的接待,当即沏茶给喝,坐下后,将军简介了家中情况,当说到他还有101岁的母亲时,崇义顿时惊喜万分,说着,就去拜访这位长四辈的老太祖母,这时是早晨七点钟,老太太干净利索地坐在床上。崇义和老人见面后,首先鞠了三个躬,向老太祖母问好。当说到是仲家崇字辈时,老太太十分高兴。说:“来一次不容易,住上几天。”仲崇义感动地流下了眼泪。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接着崇义拿出了山东平度家谱给将军看,一眼就找到了他的祖先的名字。崇义说:“这个谱是1904年续修的。”将军说:“我父亲是1905年出生,没有他的名字。”这一下子把崇义和将军的距离拉得很近。真是一个祖先,血脉相连啊!接着崇义又将近几年印刷的《仲子研究》递给将军看。将军说:“好啊,你是个热心人,没有像你这样的热心人,仲研会怎么能成长而且还发展啊!”接着,仲将军领着崇义逐个房间参观,特别是参观了书房,各种典籍,工具书摆满了书柜。整个楼房150平方米,仲将军又介绍了家乡修谱的情况,他说:“现在由一个姓仲的女教师在做,退休了,她非常热爱仲家事业,她整天东奔西跑,一心把仲家的事办好。现在通讯方便,家乡的情况都有人沟通。我找一下她的电话号码,仲研会可与她联系。”
      在交流中,越谈越近,越谈越亲,当谈到将军的军旅生涯时,他说:“我1946年参军,转战南北,解放后在上海警备区工作,当时的司令员是周纯麟将军。上世纪70年代,调中国军事科学院军史部工作,屈指一算离休都20年了。”
      谈着谈着,时间过得很快,将军夫人说下楼吃饭,崇义说:“谢谢,早晨吃过饭来的,不再吃了。”将军说:“你这次来,没什么东西给你,送给你一部书吧,我是这个编委会的副主任。”崇义一看,是《中国工农红军红一方面军军史》,共三册,对于曾当过解放军战士的崇义来说十分难得,对仲研会来说也十分难得。
      天下着雨,将军和夫人下楼冒雨送行,让其女婿驾车冒雨将崇义送到国家图书馆。

看到这十年前的《仲将军访问记》,读来感人至深。宗亲一见面,那蔼然可亲的场面,犹若身临其境。体现出亲情浓厚、感情深厚的一家亲情。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仲将军。
仲氏一家亲,血浓于水的家族。
有的人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
为仲将军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