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原创---朝阳散记

                              朝阳三村散记

    朝阳县位于辽宁省西部,大凌河中上游,是辽宁省朝阳市下辖的一个县。东、东南与凌海市及葫芦岛市的南票区、连山区接壤,西、西南和建平、喀左及建昌相毗邻,并与北票、内蒙古自治区敖汉旗交界。

    辽西侵蚀低山丘陵的地貌,常年缺水的半旱半湿润易旱区,使得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日以及日耕作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我所去的小山村以前好像是叫做王伦沟乡,随着赵尚志将军魂归故里,现在已经改成尚志乡。

    前几年我曾经去过一次,只是没有住上几天而后匆匆归来。在我的印象当中这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在小自然村,纯朴的民风,热情的人们,用他们原本不多的奢侈品招待着我这个异乡之人。伴随着汽车缓缓停下,也打断了我的思绪。终于又一次踏上了这块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朝阳县尚志乡郑仗子村二道沟小队。

    所谓【沟】者就是在两个丘陵中间自然产生的地貌,居住者都以半山为居,沟下乃是常年山水所致留下的河道,不过一年也没有几次有水的机会。借着这次参加婚礼的机会得以窥视小村的全貌。吃过晚饭伴着细细的晚风漫步在崎岖的山道上。虽说我曾经来过一次,但是没有真正的逛过这个小山村,在我的记忆里和前些年相比少了一些宁静多了一份喧嚣。唯一一块空地上聚集了几位年轻人,说说笑笑为这个小山村平添了一分欢快愉悦。一缕缕炊烟从土坯房中蔓延着笼罩着山村,安逸、宁静、祥和。村民们对于我这张生面孔,眼里充斥着好奇,年长者热情的打着招呼,也使得我这位外乡人少了一些尴尬。走在土路上细观各家各户,虽说这些年条件好了许多,但是还是以土坯房居多,最大的变化是每家都已经安装上了卫星天线,也就是说每家房顶上最显目的那口【大锅】这也是村里年长者接触外面世界的唯一渠道。据亲属介绍,村里的年轻者大多出外打工,所有在家的也只是以老人们居多。贫瘠的土地上种植的小杂粮和枣树。这也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全部的生计来源。没有一眼望去绿油油的玉米,没有金黄的稻田。天道酬勤,他们没有抱怨,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周而复始,耕种着希望,耕种着梦想。

    停留在一户农家的门前,和坐在石凳上的老者闲谈得知,今年由于少有的干旱,种植着为数不多的玉米基本上绝收,为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山村蒙上了一些辛酸。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今年枣的产量还是可以的,也算是老天爷的额外眷顾吧。

    记得我的一位朋友说过这是一个很让人羡慕的地方,是个休闲的好去处。其实我为我能生活在我们的地方而感到幸运,在回来的路上,心里说不出感觉,只是酸酸的。 回到亲属家里,吃着他们捧出来的大枣,嘴里甜甜的枣香,怎么掩盖不了心头上的那一缕缕的苦意......

 

倒序浏览 看全部 全部回复5
写的不好,请大家不要见笑,起个抛砖引玉的效果吧,鼓励原创。

龙口仲庙

写的不错哟,诗情画意的,还配上音乐,真使人如身临其境,有点被大自然的美景陶醉了.

        桐玉,你的游记写的不错,有情有景,情景交融,有静有动,动静结合,好!

        看了你的文章,勾起我对出生地那个小山沟的记忆,我是含着眼泪眼泪读完这篇文章的。待我日后也向桐玉学习写一篇这样的游记或散文。文题暂拟《再回斑鸠沟》。

与大地连接越近,灵魂越值得仰视。

正是有了这些一辈子与泥土打交道的的农人,民族才有了厚重的基础。

 

仿佛又把我拉回到了那片黑土地上了!
回复 收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