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移动社区

搜索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686|回复: 1

[文献古籍] 绵竹仲氏家训

[复制链接]

1015

主题

4068

回帖

4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44483
QQ
注册时间
2009-10-24
最后登录
2024-6-24
发表于 2009-11-3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
  圣王以孝治天下,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
  孟子曰:“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不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闻之矣。失其身而能事其亲者,吾未之闻也。孰不为事?事亲,事之本也。孰不为守?守身,守之本也。”
  乐正子春,下堂而伤其足,数月不出,犹有忧色。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可谓孝矣。不亏其体,不辱其身,可谓全矣。故君子顷歩而不敢忘孝也。
  《曲礼》曰: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凊,昏定而晨省。
  出必告,反必面,所游必有常,所习必有业,恒言不称老。
  《礼记》曰:父母在,不敢有其身,不敢私其财,示民有上下也。
  子妇无私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假,不敢私与。
  曾子曰:“孝子之养老也,乐其心,不违其志,乐其耳目,安其寝处,以其饮食忠养之。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之。至于犬马尽然,而况于人乎?”
  《内则》曰:父母有过,下气怡色,柔声以谏。谏若不入,起敬起孝,说则复谏。
  《曲礼》曰:父母有疾,冠者不栉,行不翔,言不惰,琴瑟不御。食肉不至变味,饮酒不至变貌,笑不至矧,怒不至詈。疾止复故。
  君有疾,饮药,臣先尝之。亲有疾,饮药,子先尝之。医不三世,不服其药。
  《内则》曰: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果。
  《曲礼》曰:君子虽贫,不粥祭器;虽寒,不衣祭服;为宫室,不斩于丘木。
  先祖坟墓所在,子孙务以护惜拜扫。今世之人乃有欺视祖灵,于先茔所在不分昭穆越次乱葬者,于人情实属不孝。无论所葬不得吉地,就令葬地甚好,既无天理,何论地理?世未有根本坏而枝叶反得荣茂者也。凡我族人悉宜敬凛。
  先贤子路夫子家贫,亲老,为亲百里负米。亲殁,南游从车,累茵而坐,列鼎而食。喟然叹曰:“愿负米百里,不可得也!”
  汝南薛包,少有至行,父娶后妻而憎包,分出之。包日夜号泣,不能去,至被驱扑,不得已,庐于舍外,旦入洒扫。父怒,又逐之,乃庐于里门,昏晨不废。积岁馀,父母惭而还之。及父母亡,弟子求分财异居。包不能止,乃中分其财,奴婢引其老者,曰:“与我共事久,若不能使也。”田庐取其荒顿者,曰:“吾少时所治,意所恋也。”器物取朽败者,曰:“我素所服食,身口所安也。”弟子数破其产,辄复赈给。
  王祥至孝,继母朱氏遇之不道,祥愈恭谨。朱氏子览年数岁,每见祥被笞,辄涕泣抱其母。母一非礼使祥,览辄与俱。及长娶妻,母虐使祥妻,览妻亦趋之,母为少止。祥渐有时誉,母深嫉之,密使鸩祥,览经起取酒,祥不与,母夺而反之。后母赐祥馔,览辄先尝,母惧遂止。后徐州刺史吕虔檄为别驾,委以州事,政化大行。
  李光进与弟光颜友善,光颜先娶,其母委以家事。母卒后,光进乃娶。光颜使其妻奉管龠,籍财物,归于其姒。光进反之曰:“新妇逮事先姑,先姑命主家事,不可易也。”因相持而泣。
  司马温公与其兄伯康友善,伯康年将八十,公奉之如严父,保之如婴儿。每食少顷,必问曰:“得无饥乎?”少寒,必抚其背曰:“衣得无薄乎?”
  隋吏部尚书牛宏弟弼,好酒而酗,尝因醉射杀弘驾车牛。弘还宅,其妻迎谓曰:“叔射杀牛。”弘无所怪问,直答云:“作脯。”坐定,其妻又曰:“叔忽射杀牛,大是异事!”弘曰:“已知之矣。”颜色自若,读书不辍。
  昔尧睦九族,周重懿亲。唐张公艺九世同居,道在能忍。江州陈氏七百口共食,畜犬百馀,共一牢食,一犬不至,诸犬不食。此非存心大公格化岂能至是乎?
  江浦郑氏十世不易灶,上问其家长郑濂治家所以长久之道,对曰:“守家法不听妇人言而已。”
  范文正公曰:“吴中宗族,与我虽有远近亲疏,然以吾祖宗视之,皆其一本所发也。人果以祖宗之心为心,自不容薄待夫宗族也。”
  《语》云:丑极是自家人,好极是外人。昔鲁成公朝晋而归,欲背晋适楚,季文子谏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公乃止。世有背亲向疏以为得计者,良由不加省察故也。
  宗族切勿参商,无事相亲相爱,有事相助相扶,理固然也。如有悖理太甚者,忍之不得,宜凭族中公直之人理处,万不可兴讼,致伤天和。《礼》曰:人道亲亲。亲亲,仁也。《诗》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亲亲之谊,安可不讲也?
  一族之中,尊卑长幼之礼,务须时加讲究。
  孔子为万世师表,其处乡党之时,尚恂恂然尽子弟之职,不敢以贤智先人。《礼》曰:傲不可长。《春秋传》曰: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是谓六逆。去顺效逆,祸莫大焉。
  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朋友列五伦之中,合志营道,善则相劝,过则相规,诚不可少者也。若徒以酒食相征逐,则无益而有损矣。《礼》曰: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如醴。人其学为君子可也。
  《家语》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
  黄宪世贫贱,父为牛医。年十四。同郡戴良,才高倨傲,而见宪未尝不正容,及归,罔然若有失也。其母问曰:“汝复从牛医儿来邪?”对曰:“良不见叔度,自以为无不及;既睹其人,则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固难得而测矣。”陈蕃、周举常相谓曰:“时月之间不见黄生,则鄙吝之萌复存乎心矣。”
  管宁少时与华歆为友,尝与歆共锄菜,见地有金,宁挥锄不顾,歆捉而掷之,人以是知其优劣。
  魏玄同素与裴炎善,时人以其终始不渝,谓之耐久朋。
  许谋曰:“吾非有大过人者,惟为学之功无间断耳。”
  张载少喜谈兵,范仲淹谓之曰:“儒者自有名教可乐,何事于兵?”因劝之读《中庸》。载读其书,犹以为未足,又访诸释老,累年究极其说,知无所得,反而求之六经与程颢、程颐论道学之要,自信曰:“吾道自是,何事傍求?”于是尽弃异学醇如也。
  陶侃曰:“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益实用。君子当正其威仪,何有蓬头跣足,自谓宏达耶!”
  陶侃常语人曰:“大禹圣人,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岂可但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
  李方子尝言:“吾于学问虽未能周尽,然幸于大本有见处,此心常觉泰然,不为物欲所溃尔。”
  葛邲尝曰:“十二时中,莫欺自己。”
  李燔尝曰:“凡人不必待仕宦有位为职事,方为功业,但随力到处有以及物,即功业矣。”
  张洽自少用力于敬,故以“主一”名斋。平居不异常人,至义所当为,则勇不可夺。
  卫玠,美风神,善清谈,常以为人有不及,可以情恕,非意相干,可以理遣,故终身不见喜愠之色。
  吕蒙正,参知政事。蒙正初入朝堂,有朝士指之曰:“此子亦参政耶?”蒙正佯为不闻而过之。同列不能平,诘其姓名。蒙正遽止之曰:“若一知其姓名,则终身不能忘,不若毋知之为愈也。”时皆服其量。
  娄师德宽厚清慎,犯而不校。其弟除徐州刺史,将行,师德谓曰:“吾弟兄荣宠过盛,人所疾也,将何以自免?”弟曰:“自今虽有人唾某面,某拭之而已,庶不为兄忧。”师德愀然曰:“此所以为吾忧也!人唾汝面,怒汝也;汝拭之,乃逆其意,所以重其怒。夫唾,不拭自干,当笑而受之。”
  纯仁性夷易宽简,不以声色加人,谊之所在,则挺然不少屈。尝曰:“吾平生所学,得之‘忠恕’二字,一生用不尽。以至立朝事君,接待僚友,亲睦宗族,未尝须臾离此也。”每戒子弟曰:“人虽至愚,责人则明;虽有聪明,恕己则昏。苟能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至圣贤地位也。”
  羊琇、王恺、石崇三人皆富于财,竞以奢侈相高。傅咸上书曰:“先王之治天下,食肉衣帛,皆有其制。窃谓奢侈之费,甚于天灾。”
  世人多刻薄待人,而自用则不知俭,以为可以夸耀于人,不知富贵贫贱亦何常之有,苟造孽既多,善行未积,一旦而子孙不肖,贫且无行,徒惹世人唾骂也。
  疏广谓疏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今仕宦至二千石,官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请老。上皆许之,加赐黄金二十斤,皇太子赠以五十斤。归乡里,日令其家卖金共具,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或劝广以其金为子孙颇立产业者,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馀,但教子孙怠堕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之怨也,吾既无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
  后汉王密暮夜怀金十斤以遗杨震,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地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者?”密愧而出。
  人生以廉耻为重,富贵功名皆身外物也。先哲云:廉耻事大,死生事小。又曰:有愧心而生,不如无愧心而死。若行为苟且,廉耻不顾,殆不思之甚者也。
  居家之道,第一要内外界限严谨,女子十岁以上不可使出中门,男子十岁以上不可使入中门,外面妇人虽至亲不可令其常来行走。恐说是谈非,致一家不和,又防止为奸盗之媒也。
  《曲礼》曰:男女不杂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栉,不亲授。嫂叔不通问,诸母不漱裳。外言不入于梱,内言不出于梱。
  《内则》曰:男子入内,不啸不指,夜行以烛,无烛则止。女子出门,必拥蔽其面,夜行以烛,无烛则止。道路,男子由右,女子由左。
  《内则》曰: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
  《易》曰:慢藏诲盗,冶容诲淫。
  窦氏燕山治家严谨,家庭之礼肃于朝廷,内外之防严于宫禁。
  朱文公《治家格言》有曰:奴仆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艳妆。
  人情:逸则思淫,劳则思善。族中子弟,聪明愚鲁顾难一等,然务必各习其业,读书为上,农次之,工商又次之,贫贱有业不致饥寒,富贵有业不流匪僻。凡子弟耽酒色、好博弈、饰衣服、乘车马以致荒淫无度者,非必其本不肖也,多由无业以消日,懒惰放恣,宴安鸩毒,遂走入荒淫一路去了。故执业不可或废也。
  传家务以忠厚为主,不惟留有馀地步,亦所以培养吾之仁心。先哲云:“子弟凡事能吃小亏,便是好消息。”近世世风刻薄,每做一事务必占尽地步,不知人人皆学此,尚复成何世界?孟子曰:“闻柳下惠之风者,鄙夫宽,薄夫敦。”有持家之责者,宜何择焉?
  马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通轻侠,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政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
  王昶为人谨厚,名其兄子曰默,曰沈,名其子曰浑,曰深,为书戒之曰:“吾以四者为名,欲使汝曹顾名思义,不敢违越也。夫物速成则疾亡,晚就而善终,朝华之草,夕而零落,松柏之茂,隆寒不衰,是以君子戒于阙党也。夫能屈以为伸,让以为得,弱以为强,鲜不遂矣。夫毁誉者,爱恶之原而祸福之机也。……人或毁己,当退而求之于身。若己有可毁之行,则彼言当矣;若己无可毁之行,则彼言妄矣。当则无怨于彼,妄则无害于身,又何反报焉!谚曰:‘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斯言善矣!”
  子弟能亲近正士,自然德业日进,举止端方,受益不小。若与淫佚之友相交,则出入戏场茶馆,往来于柳巷花街,矢口绝无礼义之言,浪游尽是轻佻之行。年少之人立脚不定,每有固此而流为败类者。《语》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故邪僻宜远也。
  《童蒙训》曰:近世故家,惟晁氏因以道申戒子弟,皆有法度。群居相处,呼外姓尊长,必曰某姓第几叔若兄;诸姑尊姑之夫,必曰某姓姑夫、某姓尊姑夫。未尝敢呼字也。其言父党交游,必曰某姓几丈,亦未尝敢呼字也。当时故家旧族皆不能及。
  异姓之子不得乱宗。《春秋》书“莒人灭鄫”,圣书煌煌。族中有不幸垂老而无子者,许于亲房中抚子为嗣,次及疏族,又次及远族,若不遵此,虽扶有子,不入宗谱。
  同姓为婚,周有厉禁。古人买妾,不知姓则卜之。盖因既为一姓,虽支属疏远,谊皆出于一本,于此成婚,渎伦甚矣。凡我族人,悉宜谨之。至男女聘字,但论人家贤否,勿徒论家资之丰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490

回帖

555

积分

举人

积分
555
注册时间
2009-11-5
最后登录
2021-7-23
发表于 2009-11-23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因仲磊转上,不得观其美文,不得知其孝悌,尤不得其教也!善哉!善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华夏仲氏网 ( 苏ICP备2021045915号 )

GMT+8, 2024-6-24 12:36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